《绝色总裁的上门女婿》都市言情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一章 心痛又屈辱


洛南市,人民医院。

“医生,医生,我求您了,救救我妈吧。”

身材单薄的唐尘,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跪在地上,抓着医生的衣角,声音中满是哀求。

“没钱还想治病,做梦呢?”

白大褂男子一把甩开唐尘的手,大声呵斥道:“保安,你俩过来给我看着,一个小时内必须拉走,别死医院了。”

两名保安快步走了过来,对着唐尘道:“快点走吧,别让我们为难。”

“别,求你们了,我妈真的经不起折腾了。”

“这……”

“再给我些时间,我再去借借。”

唐尘对着保安拜了又拜,见保安有松动的意思,慌忙朝外跑去。

唐尘边跑边打电话向亲戚们借钱。

“大伯,借我点钱吧,我妈再不做手术就真的走了……喂……”

“二姨,您之前买房,咱家支持了十万,这会能给点吗?算我借您的也行……喂……”

“表姐……喂,喂……”

…………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忙音,唐尘颓然的蹲在马路边。

路上行人川流不息,路边的唐尘无助的像是被遗弃的孤儿。

心中满是凄凉和悲愤。

穷,是原罪啊!

“只能求夏家了嘛?”

念头一闪而过,唐尘站起又蹲了下去。

想到夏家对他的种种侮辱,唐尘心中满是挣扎。

“母亲的病不能再延误了。”

唐尘攥紧了拳头,只好佝偻着身子朝夏家别墅赶去。

别墅内,一名身穿黑色长裙,身材丰腴的少妇正在喂牧羊犬吃东西。

她是唐尘的岳母梁君凤。

皮肤白嫩,保养的极好,像是二十七八岁的姑娘。

“妈……语,语梦,在家嘛?”

唐尘艰难开口道。

“有什么事站门口说,别弄脏了院子。”

丰腴少妇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喂她的狗。

“我,我想借些钱用下。”

唐尘停下脚步,脸色涨红道。

“呵呵,你个废物有什么碧脸来借钱?”

“说好听点,你是我们夏家的上门女婿,说不好听点,你连我家一条狗都不如。”

“要不是老爷子临死以继承财产权为要挟,你以为你个乡巴佬能当上我们夏家的女婿?”

“也不知老爷子当时为何那么糊涂,非要你当咱们夏家的三年上门女婿,这两年多来,语梦被多少人耻笑你知道嘛?”

梁君凤不耐烦道:“不过,还好,再过三个月,你该滚哪就滚哪了。”

“我知道,当时这是个协议,三个月后,我自然会离开。”唐尘低头道。

三年前,有个老人找到了他,让他做他的上门孙女婿。

他果断拒绝了,因为他有了非常相爱的女友。

而就在此时,他得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他的母亲身患ru腺癌多年,已经痛的坚持不下去了。

唐尘家庭条件很不好,为了救治母亲,他答应了老者做三年上门女婿的条件。

入赘两年多来,他都是夏家子弟欺辱的对象,活的连一条狗都不如。

但为了母亲,为了和女友的未来,他没有和任何人诉苦过,默默忍受了下来。

“希望您能借些钱给我。”

唐尘不顾梁君凤的羞辱,再次恳求道。

“呵呵,可以啊,你跪下把这袋狗粮吃了我就给你。”

哗啦!

梁君凤嘴角充满戏谑,随手将一大袋狗粮倒下。

骨头状的狗粮撒的满地都是,混合着灰土、草屑……

唐尘脸部抖动,站在那里没有动。

“怎么,不想借了,不想借就赶紧滚回去给你妈收尸吧。”

砰!

想到病床上母亲病痛时的模样,唐尘紧撰拳头,跪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你真是个窝囊废!”

梁君凤见唐尘真的跪了下去,疯狂的大笑道:“这袋狗粮都要二十万了,不过我宁愿喂我家狗,也不会借给你个废物!”

“旺财,别吃了,都被窝囊废碰了,你也不嫌脏,走,我给你拿新的。”

梁君凤扭着纤细腰肢,牵着牧羊犬向屋内走去。

唐尘知道自己被耍,眼中满是屈辱的泪水。

但母亲还在医院等着他,他只能缓缓爬了起来,继续去借钱。

又是数十个电话打出去。

但,终究一无所获。

为什么?

为什么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毫不犹豫的帮他们。

为什么自己的母亲生病,却没人愿意借钱给自己?

医院门口,唐尘抓着头发,蹲在马路边,呜咽痛哭起来。

“唐尘……”

“小静,你是来看我妈的吧,走,我带你去。”

见女友到来,唐尘慌忙擦干泪水,挤出一丝笑容:“我妈知道你来一定很高兴。”

母亲和女友是支撑他前行的动力,即使再大的屈辱,他都能忍受。

“拿开你的脏手。”

李静厌恶的打掉唐尘伸出的手,面无表情道:“我是来告诉你,我们分手了。”

“你家本来就穷,现在你妈生病又要花很多钱,煞笔才愿意和你过这样的日子。”

“小静,你,你之前和我在一起不是这样说的。”

唐尘满脸错愕,伸出的手扬在半空中。

“那是我年轻,不懂得生活的艰辛。你说你大学四年给了我什么?”

“每次来看我,除了吃学校的食堂,就是住便宜的旅馆。而别人的男朋友呢?”

“不是明牌包包,就是高档化妆品,你呢?你除了给我那些不着边际的梦想,你还给了我什么?”

李静越说越激动:“我当时真是眼瞎,竟然做了你这个乡巴佬的女朋友!以后别再来纠缠我。”李静说完转身就走。

“小静……别离开我。”

唐尘拼命的追上去,试图挽回。

“你他么找死啊,纠缠着小静不放是吧。”

李静身后突然走出三名男子。

为首的胖子一脚将唐尘踹翻在地,骂骂咧咧道:“码的,再碰小静一根手指头,老子把你剁了。”

“张浩,是你?”

看着张浩拉着李静的手,唐尘瞳孔睁大,呆呆的坐在那里。

这个曾经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哥们,竟然撬了自己的墙角。

张浩搂着李静的细腰,俯视着唐尘道:“呵呵,穷比就要有穷比的觉悟,小静要的,你给不了。”

“阿浩,你别在意我们的过去,我和这个废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李静依偎在张浩的怀里,甜腻道:“现在我才知道,真正对我好的人是你。”

“你看中的是他的钱?”

唐尘死死的盯着李静,心如刀割。

他不敢相信,以前那个单纯的李静,会变得这么陌生。

“呵呵,你好像不服?”

“我爸是开发商,钱多的我都花不完,她一毕业,我就让我爸给她安排在银行工作,你呢,你能给她什么?”

张浩蹲下身子,粗短的手拍打着唐尘的脸,荡笑道:“不过我得谢谢你,你和李静在一起三年,竟然都没碰过她,还让我尝到了鲜,哈哈哈……好兄弟啊。”

“你,畜生!”

唐尘面部扭曲,浑身发抖,奋力一拳向张浩打去。

“沙比,跟我动手,给我揍他!”

张浩踹了一脚,尔后,退了一步。

随即,张浩带来的两名男子上前,对着唐尘拳打脚踢,把唐尘打的满身是血。

“呸,一条废物。”

“赶紧滚回医院吧,说不定还来得及见你那快死的老妈最后一面。”

“哈哈哈……”

对着唐尘吐了几口唾液,李静和张浩有说有笑的离开。

唐尘像一条受伤的流浪狗,蜷缩在地上。

泪水混合着血水顺着他的额头流淌至脖子上。

原本光泽明亮的龙形吊坠,在血液浸润之后,猛然闪现一道耀眼的青色光芒。

眨眼间汇聚到了唐尘的身体中。
第二章 神龙传承


“汝天生圣体,非常罕见!吾神龙秘术,有汝传承,吾甚感欣慰!”

唐尘仿佛置身在梦幻中,周边是无尽的白色云雾,耳边不断传来声音。

“《龙行风水》可断阴阳、晓天机;《龙意金瞳》可观沧海辩鱼龙;《神龙医蛊》可活死人、肉白骨!”

“医者仁心,无愧天地,无愧内心!遵照此准则,发扬神龙秘术,汝切记!”

随着声音涌入,唐尘脑海中浮现玄门、风水、医蛊、金瞳等秘术。

“小静,别离开我……”

唐尘猛地坐了起来,看了看左右,才知道自己身在医院中。

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唐尘无意间发现了身体上的异样。

“我,我身上的伤好了?”他竟没有再感受到身上有伤痛。

“呼,呼,呼……救,救,救我……”

正当唐尘惊诧不已,想弄清楚状况的时候。

邻床病人喘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老爷爷,你怎么了?”

唐尘连忙起身去查看情况。

见老者几乎喘不上气,便轻拍老者的胸口帮他顺气。

登时,他的脑海中出现了特殊的信息。

病状:急性心梗、高血压、心律不齐。

病因:长期吃大补药,导致血压过高,脑血栓引起心梗。

治疗或加重?

唐尘有些懵,下意识的发出治疗的指令。

“呼……”

原本憋得发青的老人,长长的呼吸后,脸色缓缓恢复红润。

“我,我好了?”

老者缓了一会,见自己好了,激动的拉着唐尘的手:“谢谢,谢谢恩人,我叫郑建民,恩人叫什么名字?”

看到老人就这样好了,联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幕,唐尘看向自己的手,发现上面有一条时隐时现的青龙。

“难道……我昏迷时的那些片段是真的?”唐尘喃喃自语。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唐尘伸手摸向了自己。

病状:软组织损伤五级初愈,身体虚弱。

病因:遭受外力击打;长期营养不良。

加重或治疗?

登时,脑海中再次出现信息。

“太好了,母亲有救了!”

唐尘发现这不是梦,激动的手舞足蹈,像是得了满分的孩子。

难以抑制兴奋的唐尘,拼命朝着住院部跑去。

与此同时。

医院门口。

“阿浩,我们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刚才还没解气?”

李静噘着嘴撒娇道:“那就是一只乡巴佬,你跟他一般见识,不是掉自己身价嘛。人家还想回去和你睡觉觉呢。”

“一个窝囊废,我才懒得理他。”

看到李静这幅媚样,张浩心神一热,捏了李静一把,嘿笑道:“我刚接到我爸的通知,银泰董事长的岳父郑建民在这里住院。等看完他,我们就回去。”

“咱们家和银泰集团也有合作嘛?”

李静满脸惊喜,她没想到男友家竟然和洛南市排名前几的银泰集团有业务。

“最近银泰集团要建个分部,如果我家能够拿到这个项目,不仅资产翻倍,更是能够与银泰集团建立良好关系。”

“这一次,我爸把所有身家都押上去了,目前进展很顺利。”

张浩笑道:“我又是第一个来看郑建民的,这事基本没跑了。待会说话机灵点。”

“亲爱的,放心吧,我绝不会给你添乱的。”

与唐尘那穷酸的废物相比,李静觉得张浩要好上十万倍!

简直就是上天赐给她的白马王子。

李静无比庆幸自己的选择,整个人依恋的半挂在张浩的身上。

不远处。

“医生都说了,虽然你的病出现奇迹痊愈了,但需要多住几天修养一下。”

唐尘扶着母亲,劝说道:“要不咱们再住两天?”

“回家修养也是一样……小,小静?”

大病初愈,孙惠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

只是突然的一瞥,让她脸上的笑容彻底僵住。

只见多次到自己家玩,和儿子相爱的李静,此时正挽着一个肥胖的男子从身旁经过。

孙惠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和唐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有个屁的误会。”

李静见是唐尘母子,脸色立即冷了下来:“你还真把我当你家儿媳了?你也不看看你家什么破条件,狗窝都比你家强。”

“我家条件你之前是知道的啊。”孙惠有些不解和心疼自己的儿子。

“还不是你个老不死的,病恹恹的,不早点去死,还拖累你儿子。”

“不过看样子,你这是回家等死吧?”

李静挽着张浩的胳膊,笑道:“唐尘,到时别忘了通知我和阿浩参加你妈的丧礼,我好送个花圈……”

“住口!”

唐尘脸色一冷,‘啪’的一巴掌扇在李静的脸上。

他可以忍受别人对他的侮辱,但绝不允许别人侮辱自己的母亲!

“你,你打我?”

李静捂着红肿的脸,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这个从前对自己百般呵护,言听计从的男生,竟然打自己。

“以前就当我沙比,喜欢上了你这样的女人,从今以后,你我没有任何关系!”

唐尘眼神阴沉道:“倘若再侮辱我的母亲,就不是一巴掌的事了!”

“码的,敢打我女人,你个废物不想活了是吧。”

半天反应过来的张浩,抡起粗壮的胳膊就朝唐尘打来。

“唐尘,你们别打架……啊……”

孙惠见两人要打起来,担心儿子受伤,连忙拦在中间。

‘啪’的一声,张浩一拳头打在孙惠的肩头上,登时将她打倒在地。

“你个老不死的,敢拦老子,老子先送你去死!”

张浩一拳没打到唐尘,登时火气冲天。

随即朝孙惠的身上又狠狠踹了一脚。

“敢打我妈,去死吧!”
第三章 快意泯恩仇


“敢打我妈,去死吧!”

唐尘眼睛赤红,将母亲拦住自己的手解开,上前一步,一把掐住张浩的脖子。

另一只手不要钱的‘啪啪啪’扇向张浩的肥胖大脸。

张浩两条腿离地,脸色憋得发青,暴凸的眼睛中满是惊恐。

李静尖声叫道:“你快放了阿浩,唐尘,你不想活了,你竟敢打张浩,你等着死吧!”

“唐尘,你快放手,咱不和他一般见识。”

孙惠怕儿子伤了人,连忙劝阻。

唐尘不想让母亲担心,像扔死猪一样将张浩仍在地上,踩着他的脸。

“跪下向我妈道歉!”

脸被唐尘踩在脚下,张浩无比的憋屈,心中郁闷唐尘怎么像是打了鸡血,这么勇猛。

但他知道眼下不是逞强的时候。

“我跪,我跪,求,求你放了我。”

张浩连忙求饶。

唐尘松开脚,指着李静道:“还有你。”

李静一脸厌恶:“我才不跪……”

啪!

没等李静说完,唐尘一巴掌扇在了张浩的脸上。

“我不可能跪……”

啪!

唐尘又是一巴掌扇在了张浩的脸上。

“我……”

张浩见李静还要拒绝,站起一脚将李静踹趴下:“你踏马想看老子被打死啊,你个贱女人,老子都跪了,你踏马装什么!”

“阿,阿姨,对不起。”

李静蓬乱着头发,眼角挂着泪水。

再也不敢反抗,低着头道歉。

“唐尘,我们快走吧。”

孙惠不想多生事端,拉着唐尘就要走。

“呵呵,想走?”

原本跪着的张浩看到父亲带着一群人,向这边走来,猛然站了起来,指着唐尘恶狠道:“老子今天不打断你两条狗腿,老子跟你姓!”

李静也看到了提着补品的张宏威,脸上满是欣喜。

看向唐尘母子的眼神中满是恶毒:“敢打我,你们母子,今天都要给我跪下磕头赔罪!”

很快,张宏威一群人走了过来,张浩两人连忙上去告状。

“是你个小王八蛋,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的?”

看着儿子脸肿的不成样子,花衬衫的张宏威气的脸色铁青,指着唐尘阴沉道:“我的儿子都敢打,老子今天一定要打的你跪地求饶!”

还没等唐尘回应,医院里走出一群人。

“咦,恩人,你在这啊,可把我找的好苦!”

郑建民看到唐尘,浑浊的老眼满是泪光。

他激动的拉着唐尘的手,对着身旁戴着贝雷帽的男子道:“培强,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救了我一命的恩人。”

“谢谢,谢谢你救了我岳父。”

许培强伸出手,真挚道:“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

“尽说些没用的,你刚才不是说带了什么人参吗。”郑建民从许培强手里夺过古朴的礼盒。

“恩人,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郑建民把礼盒塞到唐尘的手里:“对了,还不知道恩人叫什么名字呢?”

看到岳父将礼盒随手送给唐尘,许培强嘴角抽了抽,那是他花了一千多万拍得的长白山参王。

“我叫唐尘,刚才只是举手之劳,两位不用在意,礼物就算了。”

唐尘笑了笑,刚要推辞,郑建民坚持道:“唐小友你务必收下,也让我这个老头子心里舒服一些。”

“这……行,那我先收下。”

见对方坚持,唐尘也不再推辞,叮嘱道:“郑老回去要多锻炼身体,大补的东西要少吃。”

“多谢唐小友告知,我一定注意。”

两人闲聊起来,像是多年未见的朋友。

“唐尘,你个乡巴佬,在那墨迹什么,还不赶紧滚过来给我们磕头道歉,还有你那老不死的老娘!”

见唐尘和人闲聊,压根没有把自己等人放在眼里,李静又气又怒。

“你这个姑娘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见有人辱骂唐尘,郑建民脸上满是不悦。

“你个老不死的少多管闲事,信不信连你一起打?”

李静知道张宏威黑白都有些关系,说话自然极为嚣张。

“你动一个手指头试试!”

许培强眼神阴沉,冷着脸道。

在洛南市还真没人敢动他,这个女人好大的口气!

“你又是哪根葱?”李静冷哼道。

“我是许培强。”

许培强摘下帽子,露出了真容。

作为银泰集团的董事长,他不想别人认出他。

“老娘管你许什么强……”

啪!

“你踏马闭嘴!”

张宏威一巴掌将李静扇倒在地,赶紧弯着腰,脸上挤出谄媚的笑容道:“许,许总好,我不知道是您,要是知道是您,说什么也不会让这蠢女人打搅到您,还望您多多包涵。”

之前许培强戴着个贝雷帽,张宏威只是感觉有些眼熟,却并没认出来。

此时看清是他,张宏威又惊又怕。

“培强,我不管他是做什么的,欺负唐小友就是欺负我,这事你看着办。”

郑建民满脸怒容,率先开口道。

“爸,您放心,这事我会处理好的。”

许培强看向张宏威,淡淡道:“合作取消。”

“别,别呀,许总……”

张宏威吓得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他可把整个身家都压在了这个项目上。

如果许培强取消合作,他们整个张家都要破产了。

“唐,唐兄弟,我错了,求您跟许总说句话,放过我吧。”

张宏威虽然吓得腿软,但脑子很清醒,他知道关键点在于唐尘。

“你刚才还要打的我跪地求饶,怎么会需要我放过你呢。”唐尘讥讽道。

‘扑通’一声,张宏威跪了下来,声泪俱下道:“唐兄弟,不,唐爷爷,我给您跪下了,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量,就帮我说句话吧,我们整个张家的命运都在您一句话上……”

看到如此戏剧的一幕,张浩和李静都有些傻眼。

这个乡巴佬竟然认识银泰集团的董事长许培强?

“唐,唐少,您不是喜欢李静吗,我现在就把她还给您,您就放了我们父子一马吧。”

张浩见父亲如此惊恐,也知道闯了大祸,一把将李静推到唐尘的身边,连忙讨好道:“唐少,咱们是同学,又是好兄弟,别为这点事伤了和气。”

“阿浩,你,你怎么能这样,我才不要跟着这个乡巴佬。”

李静脸色惨白,急声抗拒。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绝色总裁的上门女婿》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绝色总裁的上门女婿》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绝色总裁的上门女婿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xiaoniubtc.com/?id=946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