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溺宠:独家娇妻惹不得》总裁豪门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一章 现在装贞洁烈女晚了
  龙城酒店里。

  穆茜茜从昏睡中醒过来,睁眼就是一片淡橘色迷离灯光。

  耳边由远及近传来一声谄媚的笑声,“刘总,关于那批钱的事情您看能不能再缓和一段时间?我给您准备了一份大礼,希望刘总笑纳。”

  随即便是一阵开门的声音,一个肥头猪脑的老男人进来一脸色相的盯着她。

  丝丝麻麻的恐惧从心底滋生出来,她惊恐的睁大眼睛,慌张不已。

  老男人露出满意的笑容,扑上来急躁又凶狠。

  穆茜茜浑身都在瑟瑟发抖,不断的挣扎着后退,“不要...不要...”

  “啪!”

  “闭嘴,我上你是看的起你!”

  刘总恶狠狠的打在她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瞬间让她更加恐慌。

  怎么办,怎么办!

  杀了他!

  与此同时脑海中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昏天暗地的眩晕传来,再睁眼时,眼底一片蚀骨的冷意。

  就在刘总笑着准备拉下她最后一件衣服时,只听到‘咻’的声响,刘总是后颈处出现一道血痕,他惊恐的睁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瞪着眼前突然大变的女人。

  “死。”

  穆茜茜冷冷的说完,将削薄的刀具收回,疑惑的看了下周围的环境,将他推到一边,穿上衣服,打开窗户看了一眼深不可测的高度。

  她怎么在这,她不是在执行任务吗?

  来不及多想,她身子一跃,整个人像猫儿一样,在夜色中沿着窗台跳跃。

  突然,她一顿,一股巨大的眩晕传来,她倒进在某个窗台里......

  再睁眼时,依旧是一片淡橘色迷离灯光。

  再睁眼时,依旧是一片暖橘色迷离灯光。

  她想到了那个肥头大耳的老男人。

  “痛——不要!”

  剥皮抽骨一般的疼痛遍袭全身,穆茜茜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她失声叫出声,下意识的要逃。

  然男人的大手犹如鹰爪一般托住她的后腰,让她更加靠近自己。

  “现在才知道痛,迟了!”

  醇厚冰寒的声音里带着沙哑,却更加有着人所有的感官神经。

  “你是谁!”

  男人的话让穆茜茜瞬间清醒,不是那个老男人的声音?那这个人是谁?

  然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穆茜茜的耳后,紧接着回答她的是一阵更加的激烈。

  穆茜茜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不让自己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这个男人,竟然侵犯了她!

  “我会杀了你!”穆茜茜咬牙。

  “呵……”低头重重咬住穆茜茜的耳垂,打了个圈,男人的笑声犹如夜魅一般勾人。

  “还想装贞洁烈女?太晚了!”

  随之而至的是更加猛烈的撞击,一次比一次的更深。

  一滴一滴的泪水落下来,穆茜茜咬牙承受着冲击。

  事后,男人随手拿过一条浴巾围上。

  她抬眸看向那个冒犯了她的男人,心里带着愤怒与恨。

  男人长得很好看,剑眉鹰鼻,眸似星辰,身姿更是颀长精瘦,八块腹肌和人鱼线完美无缺。

  但他很冷,似千年寒冰一般的冷。

  “你是穆雅柔母女派来害我的?”

  穆茜茜盯着他,语气里带着肯定。

  自从她失去记忆被接回穆家以后,穆雅柔母女两个成天变着法的害她!穆雅柔的母亲李雪莲是小三上位,只有她穆茜茜死了,她们两个才能真正的名正言顺。

  昨天,是父亲穆振邦的生日,穆雅柔母女提议在铭帝皇家世纪酒店举行家庭庆祝会。

  她按时到达酒店,穆家别的人却一个没来。在她喝下一口水后,等她再次醒来就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给侵犯了!

  她被下了药!

  除了穆雅柔母女两个,她想不出还有谁会这样害她!

  然男人好整以暇的看着穆茜茜,薄唇微扬,带着讥讽。

  “穆雅柔是谁?”他问。

  “你别给我装不知道!她是你的金主,是她给了你钱来毁我清白!”

  瞪着那个有着绝世容颜却行为卑劣的男人,穆茜茜气得吐血恨不能吃了他的肉。

  “哈哈!”忽然他大笑逼近两步,凛然冰寒的气势让穆茜茜背脊发凉。

  “这世上能做我权靳琛金主的人,还没出世!”

  伸手掐住穆茜茜的下巴,权靳琛冷笑:“演技不错,值得嘉赏,只是可惜你编故事的能力太拙劣,别以为我猜不出你是我奶奶派来的应召女郎!又何必再装!”

  “应召女郎?”

  穆茜茜瞪着权靳琛,气得发抖。这个男人不仅睡了她,还侮辱她是应召女郎,简直就是个人渣!

  然权靳琛松开穆茜茜的下巴,转身从柜台上拿出一张金卡丢到她跟前儿。

  “这里面是两百万,就当做是你陪我一、夜、情的辛苦费。回去告诉她,仅此一次,若下次再敢这样,以后但凡是她派来的女人,我都会杀掉。”

  “既然上了年纪,就好好养老,手不要伸得太长。什么时娶妻生子,我自有打算!”

  说完,权靳琛低眸看了一眼穆茜茜,深邃的眼眸犹如古幽深潭。

  转身走进浴室,不过一会儿就传来水流哗啦啦的声音。

  “神经病啊!”

  低咒一句,穆茜茜抓住身上的薄被,缓缓趁起身来,身下的疼痛让她的脑袋越发的清醒。

  难道这个叫权靳琛的男人并不是穆雅柔母女派来的?

  而且,为什么她会觉得权靳琛这个名字很耳熟。

  将那张金卡紧紧握在手中,穆茜茜盯着浴室玻璃门上那道模糊的身影,浑身疼痛脸色苍白。

  她努力的去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脑袋却突然疼得她痛不欲生。

  在脑袋似要炸开的疼痛中,穆茜茜隐约间想起昨天晚上她喝下那杯水以后就开始意识模糊四肢无力。

  后来有两个保镖样子的人将她丢进一个房间。

  房间里有一个叫刘总的秃头男人在剥她的裙子,并且打了她一巴掌。

  接下来……接下来……

  “啊……”

  额头上青筋高高爆起似要炸裂,穆茜茜浑身已被冷汗打湿,十指蜷缩僵硬,在抽搐中痛到极致。

  她想起后来她逃走,却传来一阵眩晕倒在一个房间里,屋里有个人就是权靳琛,但她到底是如何逃走的,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穆茜茜才缓过劲儿来。

  不行!她现在一定要立即赶回穆家找穆雅柔母女两个调查清楚!

  害了她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起身、下地,穆茜茜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下撕裂一般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她的白裙已经被权靳琛撕碎,根本不能再穿。

  眼眸一转,穆茜茜迅速穿上权靳琛的衬衣和西服,像是穿上两条超大码的裙子,瘦削的身子在里面晃动。

  离开房间,有个经理模样的人快速经过,穆茜茜叫住他。

  “去,给916贵宾房的客人叫二十个应召女郎,记住,客人口味重,要年纪老的。”

  “这……”经理一脸为难的看着穆茜茜,91楼所有的房间只为里面那一位准备,就算给他一千个胆子也不敢惹啊。

  何况昨夜里那个声明赫赫对的刘总被人暗杀,现在整个酒店都乱了套。

  穆茜茜冷笑,将手里的金卡强行塞进经理的手里:“还犹豫什么!这可是权靳琛的金卡!要是速度慢败了他的兴致,饶不了你!”

  冷哼一声,穆茜茜裹紧肥大的西服转身离开。

  既然权靳琛口口声声都是应召女郎,那她就让他一次玩个够!
第二章 你是杀人凶手
宽敞奢华的房间内,还弥漫着情事的味道。

  权靳琛沐浴完走出浴室,腰上仍裹着一条浴巾,看了眼满室的旖旎狼藉,剑眉微蹙。

  他的衬衣西服、那个女人以及他给的那张金卡,全不见了。

  薄唇冷讽上扬,他果真没猜错,这个女人是奶奶派来受孕的。

  演了这么多戏,原以为会有些不同,最后也不过如此。

  然这时,敲门声响起。

  “进!”

  门被缓缓推开,外面的白光照射进来,一阵浓厚的脂粉香味扑鼻而来。

  权靳琛蹙眉抬眸。

  只见经理唯唯诺诺半哈着腰走进来,身后跟着一大群妆容厚重似猴子屁股体态肥硕穿得又暴露的大妈。

  “权少,时间太短,我、我只找到十八个没凑足二十个,还请权少不要怪罪。”

  说完,经理擦了把额头的汗水。

  权靳琛嘴角抽搐。

  而这时一群大妈看到权靳琛早已经激动地两眼放光,伸手就要朝权靳琛身上完美的肌肉摸去。

  “啧啧,权少啊,一看你点我们就是有眼光的。我们姐妹保证把您伺候的欲仙欲——啊——!”

  一声惨叫贯彻整个91楼。

  权靳琛铁青着脸,铁壁一般的手掌及时止住想要摸他的肥手。转手一翻,“咔擦”一声,是关节脱位的声音。

  “滚!”

  “是是是,我们马上就滚,呜呜,权少饶命!”

  见权靳琛发怒,一群大妈再不敢卖弄风骚,赶紧连滚带爬的离开,经理站在原地,汗水早已经把衣襟打湿。

  “谁让你带她们来的?”

  “是、是刚刚从权少房间出来的那位小姐,她给了我一张权少的金卡,我以为是权少你——”

  “滚!”

  “是,我马上就滚!”

  那个女人!

  权靳琛一手背于身后,五指渐渐合拢紧握成拳。

  胆敢戏弄他权靳琛,胆子可真不小!

  拿过手机,拨通。

  “权少。”

  “裴宋,”修长的手指一下又一下敲打桌面,权靳琛的声音醇厚而又冰寒:“立即派人去查昨晚在我这里过夜那个女人的所有资料!”  

  “是!我马上就安排。对了权少,我查到沐清子的行踪了。”

  沐清子……

  抬眸看着墙壁上古老的中世纪画作,权靳琛眼眸微眯。

“说!”

  ……

  穆家别墅,庭院。

  迎着清晨的冷风,在路人怪异的眼光中,穆茜茜足足徒步走了四个小时才回到穆家别墅。

  这时,烈阳当空,晒得人头皮发疼。

  保姆刚刚打开大门,穆茜茜才走到庭院里,一抹强劲儿的身影如同飞一般跑到她面前,强势将她抱进怀里。

  “茜茜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我找你找的都快疯了!答应我,以后不要一个人外出,太危险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穆茜茜推开强行抱住她还哭得痛哭流涕的男人,脸是冷的心也是冷的。

  这个男人叫穆文修,她的哥哥,爸爸的养子。

  半年前她失去记忆被接回穆家以后,穆文修便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几近变态。

  穆文修没有什么本事,但听墙角的功夫却是一流,家里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儿。

  有几次她和穆雅柔母女相斗,是他提前通风报信,她才反击成功。

  这一次穆雅柔母女这样害她,他不可能不知道,现在却在她面前假惺惺的哭,令她觉得无比恶心。

  这件事的背后肯定还藏得有别的事。

  “呜呜,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丫头薇薇一看到穆茜茜就哭得不行,推开穆文修狠狠地抱住她。

  “别哭,我没事。”

  薇薇是穆家的佣人,自从她失去记忆以后,是薇薇告诉她以前的事情,教她各种东西,快速熟悉这个世界。

  然穆茜茜还未安慰完薇薇,穆文修忽然双眸赤红的拉住她的胳膊。

  “茜茜,你身上的西服是哪个男人的!”

  “你是不是真的和别的男人那个了!茜茜你怎么可以这样糟践你自己!”

  “穆文修你放开我!”

  受够了穆文修的神经质,穆茜茜心里烦躁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狠狠一把甩开他。

  而这时,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是鞭子抽打在墙壁上撕破空气的声音。

  “穆茜茜,你害苦了我们穆家,现在还敢回来!”

  宋雪莲青着一张脸,唇薄头尖,尖酸之气扑面而来。手指头直指着穆茜茜,恨不能戳到她的眼睛里去。

  而宋雪莲身后,穆雅柔手里拿着祖传皮鞭,时不时鞭打墙面上发出声音示威。

  看到这对母女,穆茜茜冷笑,她还正想找她们呢!

  “宋雪莲,昨天晚上究竟是怎么回事?!”

  “贱人我妈妈的名讳也是你敢喊的!”穆雅柔怒吼一声,俊俏的脸上全是狰狞,扬起手里的皮鞭就朝穆茜茜抽去。

  “小姐!”

  薇薇大惊,立即朝穆茜茜扑去。

  然穆茜茜不慌不乱眼也不眨,反手拦住薇薇,徒手抓住皮鞭再用力一拉,瞬间将皮鞭抢了过来。

  穆雅柔措手不及摔了个狗啃泥,心中又惊又慌,一晚上没见,这贱人的力气怎么大了那么多!

  “贱人?”穆茜茜冷笑:“这两个字还是送给你好了!”

  皮鞭一扬,穆茜茜毫不犹豫的朝穆雅柔身上抽去。

  “住手!”

  一声冷喝止住穆茜茜。

  是父亲穆振邦。

  穆振邦手里拿着烟斗,脸色和宋雪莲一般铁青。

  “逆女!你杀了刘总还不赶紧自杀赔罪,还回穆家做什么!难道你想害穆家跟着你一起被刘总的人杀死么!”

  杀人?

  穆茜茜收了皮鞭望着穆振邦,她什么时候杀过人?

  “谁是刘总?我没见过!”

  “穆茜茜你少装蒜!昨天晚上你陪睡的那个人就是刘总!你把他给杀了!”穆雅柔大吼。

  “你是杀人凶手!”

  看了看穆雅柔,再看看穆振邦穆文修宋雪莲的嘴脸,穆茜茜冷笑:“我,陪睡刘总?”

  “是!穆茜茜你就是个贱货,只能陪老头子睡的贱——”

  “啪——!”

  脆响炸开,炸起穆雅柔脸上五根通红的手指印绽放。
第三章 你去死吧
“你打我?贱人我和你拼了!”

  “雅柔你就别闹了!”

  穆文修跑上前直接把穆雅柔给拖到一旁去。

  穆雅柔又哭又闹又踢冲着穆茜茜一阵破口大骂粗俗不堪,名媛的伪装荡然无存。

  直到穆振邦朝她瞪了一眼,穆雅柔这才彻底安生下来。

  穆茜茜掏了掏耳朵,已经将一切都了然于心。

  失望的看着穆振邦,穆茜茜除了嘲讽的冷笑再也做不出任何表情。

  “父亲,我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你竟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将我送到别人床上去!”

  原以为这只是穆雅柔母女两个设的计,但没想到就连穆振邦也参与其中!她很心寒!

  然穆振邦手里抽着烟壶还未来得及回答,宋雪莲就已经开始哭诉起来。

  “老爷你瞧瞧,茜茜在外面杀了人给穆家惹出祸事也就算了,回家后对我和雅柔又骂又打也罢了,谁让我是续弦。可是她现在竟然敢质问老爷你!这要是传出去说我们穆家老子被女儿给压住了,你的面子还往哪里搁啊!”

  穆振邦一听,烟也不吸了,一双虎铜般的眼睛瞪着穆茜茜,就像是在看仇人一般。这辈子他最在乎的可就是面子。

  “茜茜,念在你我父女一场的份上,你现在就自杀吧,免得刘家的人找到你以后,让你受尽折磨而死!”

  “呵……”穆茜茜逼近两步,气场冰寒。宋雪莲心虚,竟躲在穆振邦身后不由自主的退了退。

  直视穆振邦,穆茜茜问道:“父亲,就算是死也应该让我死个明白,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这……”手中烟壶落地摔得铮铮作响,穆振邦第一次看到这样强势又冷彻的穆茜茜,心里竟然也慌了起来。没失忆之前的穆茜茜分明就是个不敢见人不说话的胆小鬼啊。

  咳嗽两声,穆振邦终于抵不过穆茜茜的气场,如实说道:“最近我投资地产生意失败,企业流动资金链断了,要是再没有人融资,我们穆氏就破产了!”

  “我也是没办法,谁让刘总是地产大亨呢,他挥一挥手,我们穆家这次的难关就过了,所以——”

  “所以你就主动示好把我送到了他床上去?”穆茜茜冷讽。

  然在穆振邦点头的那一刹那,穆茜茜的心彻底的死了。

  原来,这就是她所谓的父亲。一个为了他的利益能随时把她送到别人床上去的父亲!

  “你自己投资失败,凭什么要用我的清白去填补你的亏空!”穆茜茜怒喝。

  穆振邦脸上一红,立即拿出家长的气势强压:“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可是你父亲!”

  “父亲?”

  穆茜茜微微低头,从头到尾都只觉得好笑。

  在他给她下药的时候,就已经不是了。

  本来失去记忆后她就对这些亲人没有任何感情,现在更不必有了。

  穆茜茜转身欲走,然宋雪莲让家里的保镖将她的去路拦住。

  宋雪莲尖着嗓子阴阳怪气的指责:“茜茜,你也别怪后妈狠心。你昨晚杀了刘总,于法于私都应该赔命。奈何刘总家大业大根基雄厚,为了不牵扯到穆家,你还是现在就死了吧!”

  “你死了,我们穆家才能撇清关系,也算是你还了我们这些年来对你的养育之恩。”

  “可笑!我根本没有杀刘总!”穆茜茜反驳,虽然她记不清楚她是怎么逃离刘总的魔爪,但她真的没杀他!

  然而宋雪莲冷哼一声,高傲的偏过头去。

  穆振邦眸色深深的看了一眼穆茜茜,朝她丢了一把瑞士军刀以后,也背过身去。

  都一副她非死不可的样子。

  穆茜茜捡起地上的瑞士军刀,手背上青筋高高暴起。

  她明白了,无论人到底是不是她杀的,只要穆家和刘家认定是她杀的就是她杀的,没有任何道理可言!他们要的从不是真相!

  刘家要的是一个台阶下,这样刘总的继承人才能名正言顺的去争遗产,而穆家要的是一块推脱责任的免死金牌。

  呵,她死?

  就算她死,也要先拉上穆家的这些人陪葬!

  转眸看向站在一旁的薇薇,穆茜茜摸了摸耳朵。

  薇薇会意,偷偷摸摸的离开。

  而这时,穆文修如同疯了一般,嘶吼一声跑过去在穆振邦面前跪下。

  “爸爸求求你,救救茜茜。我不要茜茜死!如果茜茜死了,我也不活了!”

  “逆子,你胡说八道什么!”

  穆振邦气不打一处来,一脚狠狠踢倒穆文修。

  宋雪莲更是冷笑:“你一个养子瞎掺和什么劲儿,滚远点儿!”

  “你们——”指着一众保镖,宋雪莲看着穆茜茜残忍的笑了:“送大小姐上路!”

  而一旁,穆振邦背着身子没有回头看穆茜茜一眼,显然是默认了。

  握紧手里的瑞士军刀,穆茜茜浑身警备起来。

  她已经不奢望,穆振邦会念在父女情分上救她。她现在唯一的希望,是薇薇报警以后,警军立即赶来!

  无论是落在穆家还是刘家手上,她都非死不可,逃又逃不了。但只要警军来了,她就会被立即送去监狱。

  A国监狱戒备森严,自建国以来没有任何人能越狱行凶,这是她唯一拖延时间自救的机会!

  然此刻保镖如同疯了一般朝她扑来,穆茜茜不会武术,躲了几下最后重重摔倒在地上。

  “抓住她!”

  不远处,脚步错乱的声音传来,是刘家的人!

  在数十个保镖的围攻下,不过一会儿穆茜茜被控制住。

  穆振邦看到刘家的人眼睛顿时就亮了,满脸赔笑,伏低做小:“刘少你终于来了。这个逆女还请刘少带走,随便处置!”

  刘少哈哈大笑,拍了拍穆振邦的肩膀:“算你识相,这次我就放过穆家。把这个小贱人给我带走!我要好好折磨她给我爸爸报仇!”

  那人声音落下,保镖随即粗鲁的押着穆茜茜就走。

  穆茜茜虽然还很镇定,但眼眸里闪过一抹绝望。

  只要她一旦上了刘家的车,她就彻底的完了!

  她已经无法自救?那、谁还能来救她!

  “嘭——轰——!”

  一声巨响,穆家的大铁门突然被炸开!

  烟雾氤氲中,数十个戴着黑墨镜保镖模样的人整齐划一的跑进来开路,气势凛然。

  而在众人站定后,浓烟的中心,一辆纯黑色绝版顶配阿法拉缓缓驶了进来。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深度溺宠:独家娇妻惹不得》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深度溺宠:独家娇妻惹不得》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深度溺宠:独家娇妻惹不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xiaoniubtc.com/?id=946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