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霸爱:狂宠小娇妻》总裁豪门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1章 :毁掉,谁也别想得到
  帝豪集团,顶楼休息室,巨大的落地窗一尘不染。

  休息室内寂静的仿佛没有任何生命。

  在这座Y市最高的摩天大厦内,抬头便可看见本市最美的月色,低头便将整个城市的灯火尽收眼底。

  居高临下和山登绝顶的感觉在这个位置交杂。

  楚宁紧紧靠着落地窗,风从窗口灌入,自由仿佛触手可及。

  伸手,皎洁的月光照在白皙的仿佛透明的手臂上,夜风流过,微微的凉,却让每一个毛孔都在那种又柔又凉的感觉中慢慢放松。

  如果从这里跳下去,是不是就能找到真正的自由了呢?

  月色将她黑亮的瞳孔照的明亮,纤细的倒影落在地上,柔弱而美丽,说不出的轻灵,那诱人的身影,仿佛在月色中变成了随时会逃走的妖精,是想抓都抓不住的感觉。

  突然一双有力的手臂穿过腰侧,紧紧搂住她,即使不回头,她也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小妖精,想什么呢?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觉得你要逃走了。”男人的气息,紧紧贴着她,身子突然前倾。

  楚宁微微一笑,“在想,这里,也许是离自由最近的地方。”

  “自由?”男人反问,声音里带着讽刺不屑和嘲笑,下一刻,微微松开她的身子,但修长精致却略带薄茧的手却死死捏住她纤细的手腕,楚宁蹙眉,好痛!腕骨都要被捏碎了!

  “想要自由可以,把你的心乖乖送给我!”

  楚宁沉默,身后的男人突然将她翻过来,手指死死扼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

  男人五官如刀刻,却有一双十分漂亮的眼,漆黑深沉,此刻在月色的照映下,像孤狼的眼一般晶亮,幽幽的嘲笑着她的天真与幼稚。

  楚宁笑着抓住他的手,贴上自己,“它就在这儿,你随时可以让人来挖!”

  男人俊美的面容陡然阴鸷,突然扯掉她身上单薄的睡袍,反身将她推倒在冰凉的地板上,“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

  “只要你求我,说你爱我,愿意把心给我。我一定会对你温柔!”

  楚宁痛苦地笑了,爱么?爱早就被你逼上绝路,在绝望的沙漠中枯死!而你要的心,也早已千疮百孔,血肉模糊!连我自己都弃若敝履不知道丢去了哪里,你让我去哪里找回来,如何送给你?

  她隐忍而又讽刺的笑意,却更加刺激了男人的愤怒。

  她知道,他是在故意折磨。

  他有足够的精力折腾到她精疲力竭,更有足够的意志等她求饶。

  她在他身下苟活,每一天每一天都接受他的强迫。就连他办公的时候,也要她洗干净了在休息室等着,随时恭候他的宠幸!

  她是他的禁脔,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他肆意玩弄。

  他的疯狂,就像孩子摆弄一件喜爱的玩具,直到玩具旧了坏了,再也引不起他的兴趣,才会彻底毁掉或者丢在一边。

  他是暗夜帝枭,道上闻而丧胆的司徒夜羽,而她,不过是他一时兴起找来的玩物。

  “楚宁,我知道你的心在哪儿!如果我得不到,他也休想!”他拨弄着她乌黑的发丝,邪恶而霸道地说着。

  楚宁听见他这话,微微一颤,听见什么无声碎裂。但她知道,他永远也不会听到。

  “司徒夜羽,如果你杀了他,那就等着给我收尸!”楚宁恨恨的将他后背抓出血迹!

  司徒夜羽陡然撑起上身,冷笑起来,如同暗夜中张开黑色羽翼的恶魔,将她紧紧包裹,“楚宁,你以为你是谁?!我说过,我得不到的东西,宁愿毁了。如果你不肯给,那我就亲手毁了它!”说着修长的指骨轻轻戳着楚宁,笑得越发灿烂。
第2章 :割喉,刺眼的鲜血
  他突然低头,如同凶恶的狼,咬住她,直到满口血腥才满足地松嘴,“楚宁,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自由?休想!”

  司徒夜羽,你知道吗,这次,是真的再也找不回来了,你都没发现,这里已经空了吗?楚宁惨然一笑,我听见了空荡荡胸腔里的回声……羽,你什么时候才能听见?!

  夏天的傍晚,阳光把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又窄又长的胡同里满是潮湿的味道,两边的围墙因为年头太久而剥落了大块的墙皮,斑驳的样子让她联想到了老人脸上的老年斑。

  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虽然知道人都逃不过衰老和死亡,可还是忍不住一阵难受。

  刚给父亲上坟回来,她的心情不是很好,看什么都觉得一副衰颓欲死的样子。

  其实,墓碑上,她父亲的样子很英俊很年轻,听母亲说起过一次,父亲死的时候,只有三十二岁,正值壮年。

  她问父亲为什么会死,母亲只简单的说是生病。

  她再问生什么病,就会迎来母亲一记眼刀。

  她觉得母亲连瞪人的时候都是极其妩媚的,尤其是那双黑亮的眼睛,每次一看见,都忍不住想去摸摸。她甚至因此怀疑自己的恋母情结是不是太重了,又或者,母亲根本就是妖精,连女儿的魂儿也勾。

  也不知道母亲最近怎么样,她吸了吸鼻子,暑假工也不好做,每天都累得七荤八素,倒床上就想当死猪。

  今天是生父的忌日,给领班请假的时候,那黄脸婆还一脸不耐烦地说她,“小小年纪,不好好上班,瞎跑什么!”

  她就奇怪了,自己到底是哪儿惹着领班了,再说,她请假就一定是瞎跑么?她庆幸九月份一到,就会进入举世闻名的三大帝国式企业之一的皇宇实习,劳动人民的苦日子终于要熬到头儿了。

  巷子尽头是道比较繁华的街,摸了摸肚子,她决定还是先喂饱肚子再回去,省了晚上还要出来觅食,太麻烦。

  这一带已经靠近Y市城郊了,基础设施不是很好,到处都可以看见坑坑洼洼的泥汤,而且稍微平整一点儿的路边,都被摆摊儿的小贩们占领,到处油腻腻的,微热的傍晚,总能闻见这种难闻的味道。

  不过,这样的地方,也有好处,那就是,房租便宜,工作好找,消费很低。正适合她这样的草根阶层。

  买了个煎饼,一边吃一边往回走,天已经黑下来,为了节省时间,她果断的选择抄近路。只是那边的胡同又窄又脏,还没有路灯,差不多都是废弃待拆的民房。

  不过,在这一带混了将近两个月,她也熟悉了,即使黑灯瞎火走夜路也没问题,大小胡同,她摸得比自己有几根手指头还清楚!所以,她并不怕什么。

  然而,当她终于走到胡同尽头,快到自己租住的地下室的时候,却见一个人在另一条窄小的胡同里跌跌撞撞地跑过来,还没回过神来,那个人就已经注意到她。

  她甚至不知道那个是怎么动作的,只是一眨眼,就已经到了她面前,二话不说,立刻捂住她的嘴,冰凉的薄刃已经抵上她的喉咙,她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浑身涌上冷汗!

  那薄薄的刀子,在她脖子上轻轻一碰,她就感觉到自己脖子上有温热的东西顺着皮肤淌下来。

  死定了!

  空白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三个字!

  可是,割喉的动作始终没到来,下一刻,后背一重,那个人居然趴在自己背上昏死过去!

  楚宁借着三瓦白炽灯的灯光,用棉球沾了酒精给男人处理伤口。

  即便是她不停地告诉自己救人要紧,手指还是止不住的发抖。她都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去救助这本来要割破她喉咙的男人。

  她老妈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她想自己这也是造浮屠呢吧。

  阿弥陀佛,我是好人,俗话说好人好报,老天你可得保佑我。她双手合十,有木有样地祷告了一下,继续抖着手给男人处理伤口。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她没见过真正的枪伤,但是在电视上看过,所以,她确定这男的是中枪了,伤在左肩上。而无疑,这男人是很幸运的,居然没伤到骨头。

  “我不是医生,能做的有限,拜托你赶紧醒过来吧,得赶紧去医院处理。”给他做了简单的止血之后,又打来水给他擦脸。
第3章 :寒光,隐隐作痛
  在她印象里,男人不长痘就不算男人,而这男人皮肤太好了,居然看不到一个疙瘩。

  不过,他五官深邃,坚挺如刀刻,线条流畅比例恰到好处,即使如今陷入昏迷,依然给人一种强势的威压,这种俊美沉凝的男人,让她觉得危险如虎狼。心中多少有些忐忑畏惧,想着等他一醒过来,立刻把他送去医院,以后千万别再有瓜葛。

  当她给男人擦洗染血的手臂时,这才发觉,他居然一直把薄刃握在手里,捏着他手腕,打算将那薄而锋利的刀刃拿出来,可手指还没碰到刀刃,男人却陡然睁眼,目光幽冷,不过呼吸之间,刀刃已经再次贴上楚宁的脖子。

  楚宁一惊,漂亮的大眼瞪得溜圆,毛巾也掉在地上。

  男人眼睛微微眯起,眼底有一闪而逝的错愕。

  楚宁怕得要死,但还是抬眼直视着他,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道,“你的伤口还没处理好,乱动的话,会流血。你没有多少血可流了。”

  她说的实话,虽然她不是医生,可这些常识还是知道的。

  男人却并不理会,刀刃又贴紧了一些,嗓音微哑,“送我出去!”

  一天被人两次割脖子,放着谁也不会痛快,楚宁更不例外,而且,她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就要被刺激爆了!

  “我这就送你出去,不过,你可别死在半路上。”说完眼睛瞟了一眼,堆在一边的棉签,故作轻松地道,“否则,白白浪费了我的酒精和棉签,三十多块钱呢。”

  男人听后嘴角一抽,面色和眼神都变得更冷,“少废话,不然我立刻割断你脖子!”

  她不后悔救人,但如果老天不厚爱她,让她下一次还碰上这种情况的话,她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再救了。

  她伸手去扶男人,男人手中的薄刃依然不离她脖子,薄刃的寒气时刻提醒她,自己随时会去见阎王爷。

  把男人从一条隐秘脏乱的胡同送出去时,天真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看样子这闷热的天还会有一场雨。

  男人收了薄刃,侧头看一眼,冰冷的眼瞳里闪过一道幽光,下一刻转身跑远。

  受了重伤且失血过多,居然还能跑那么快,她怀疑这是不是人。

  回到地下室,她一屁股跌坐地上,双手不停地轻拍着胸口。

  吓死她了,如果不是地上丢了一堆血色的棉签,外加脖子上的两道划痕依然隐隐作痛,她简直怀疑自己是出现幻觉了。

  把一切都收拾干净,倒在床上,呢喃着告诉自己,只当这是做了一场噩梦,明天一起来,一切照旧!

  进入皇宇实习基地的第一天,楚宁一个人把大包小包的东西从门卫室搬到宿舍,累的浑身是汗。

  等她来搬第三次的时候,大门口突然挤满了人,女生们全都一脸兴奋,而男生们则一脸艳羡。

  楚宁好奇地望了一眼,也没看见什么值得兴奋的事物。

  把脸盆和暖壶等都拿好,有些吃力地从门卫室挤出来,突然听见男生们异口同声地“哇”了一声。

  “靠,是劳斯莱斯幻影!”

  “日,这些人就是有钱!”

  楚宁也哈腰看了一下,那传说中的幻影仿佛会闪光一样,可惜的是她对车子不感冒,转身走了两步,女人们突然又异口同声地哇了起来。

  这次她连回头的欲望都没有了,有时间去羡慕别人有钱,还不如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她已经开始盘算着,要怎么节约开支还贷款了。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她读大学的时,生活费和学费都是申请的助学贷款。

  没办法,谁让她是草根阶层中的烂草根阶层啊。家乡偏僻,养父和老妈都是老老实实的贫苦人呢!

  她这辈子,最感激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她老妈,另一个就是她养父。

  他养父长得不帅气,但是,脾气超级好,人憨厚踏实,对她和母亲都是一等一的好。为了让她能够放心读s大,更是不辞辛苦地在工地上搬砖锄泥。

  想到这个她心里又酸又暖,她发誓,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留在帝豪拿到一份可观的收入,好好孝顺他们。

  不过,皇宇的实习基地的竞争十分激烈,能到这里来实习的人,都是出类拔萃的人才,而且实习期为三年,这三年中,十分之九的人,根本都到不了第三年,就会因为每年一次的考核无法通过而被刷掉了。

  楚宁,一定要努力啊!她在心底霸气十足地为自己打气。

  思绪正飘着,耳边就传来女生们的聒噪,“快看,那男人好帅气!”

  “好酷啊!动漫中走出来的一样!浑身的气质冷冷的,酷毙了!”

  “啧啧,上哪儿找这么标致的男人去啊!”

  “啊啊啊,他在看我,我要晕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首席霸爱:狂宠小娇妻》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首席霸爱:狂宠小娇妻》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首席霸爱:狂宠小娇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xiaoniubtc.com/?id=946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