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契约老公》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第一章:取悦我
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

阮黎优雅的坐在窗边,修长纤细的腿交叠,细细的高跟鞋将这双腿衬托的诱人无比,手边的茶几上是一杯颜色浓烈的红酒。

阮黎低头翻阅手机,浓密的睫毛颤抖,浅灰色的瞳仁倒映着手机屏幕。

就在今天,精子库的工作人员帮她找到了完美捐赠者。

家里这么着急想要她和佟瑾墨结婚,商业联姻是一方面,想要生个孩子也是一方面。

那么她就满足父亲想要抱孙子的愿望。

嘴角上扬,她盯着手机里的照片,压下心底微薄的慌乱,

这个男人满足她对捐赠者的所有要求,他完美,高大,是资料库内最顶级的捐赠者。

他那双深邃的眸子似乎会说话,光这张简单的平面照就能感受到他的气魄。

对于他,阮黎了解的不多,但是她的身体不允许人工shouyun,想要跟他共同孕育一个孩子,就必须和他上床。

第一次见面就要跟他滚床单,说不紧张是假的。

她微微调整了下呼吸……

门外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是房卡刷开的声音,“滴!”

阮黎的心悬起来,目光落在卧室门口。

阮黎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镇定,可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脸颊就微微泛红。

门开了,男人站在门口。

逆光看的并不清晰。

黑色的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声响,黑色西裤将这双腿包裹的笔直好看,白色的衬衫……

当看到这张脸的时候,阮黎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真人比照片还要好看。

眸子没有温度,高挺的鼻子,薄唇微抿,下颌角的弧度都是完美的。

这男人简直就是上帝万物的宠儿。

气场冰冷又带着致命的吸引。

阮黎吞了吞口水,拿起手边的红酒,心里暗自调整心跳,自己都居然对着一个男人发花痴?

“来之前,你应该对今天的交易有所了解?”高傲的仰着下巴,阮黎放下红酒杯,起身。

今天的她只穿着简单的白色的衬衫加上黑色的A字裙,脚上踩着细细的高跟鞋。

清冷的气息中带着一股清冽的孤高。

对方没有说话,双手插着口袋,玩世不恭的点了点头。

“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笔钱。”阮黎转身背对着男人弯腰。

男人冰冷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阮黎被包裹紧的屁股,突然炙热无比,嘴角不着痕迹的勾了一下。

另一边,阮黎拿起桌子上早就放好的支票,“如果一次成功,你可以拿到五十万。”顿了顿,她继续,“这不是结束,如果之后我生了男孩,你将再获得五十万。如果之后我生了女孩,你将再拿到一百万。”

阮黎很有信心,凭着自己的外貌加上这些金钱,没有人不心动的。

她可是安城第一名媛,如今花钱请人睡她,这样的好事要是放出消息去,不知道多少公子哥抢着要来当这个捐赠者。

“如果一次没有成功呢?”许久,对方才开口。

阮黎一愣,脸不受控制的红了,扭过头,碎发划过额前,小脸俏丽动人,“那就多试几次。”

男人紧追不舍,眼神炯炯,似乎要将阮黎看的透彻,口气漫不经心,“造人可是长久战,我可不敢保证一次就能中标。”

阮黎深吸一口气,这件事她早就考虑过了,这件事不能有任何的差错,她直视男人,“那就按次数收费,你报个价。”

“一次一百万。”对方一点都没有跟她客气。弯着脑袋,嘴角上扬,似有若无的笑意让这张脸一瞬间有了生气,“你喜欢女儿?那就给你个友情价,五百万,我保证让你生个女儿。”

“你坐地起价。”阮黎不悦,杏仁眼圆溜溜的,波光潋滟。下巴微微扬起,脖颈处的线条好看到完美。

男人也挑眉,相当的嚣张,“那又如何?”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从他的视线过去,依稀可以看到她美好的轮廓,包括衬衫微微鼓起的那条沟壑。

于是男人笑了,“小姐,你就算是找鸭都要花钱,更何况是找人生孩子。”

阮黎知道,很多人都是专门从事这项工作的,表面上是捐赠者,其实就是出来卖的!

仗着自己拥有年轻的身体和优秀的体魄就肆意贩卖。

很明显自己就碰到了这种专业贩卖人员。

“好。”阮黎狠狠瞪着他,咬牙切齿的应下来。

她已经没有时间再耽误了。

当初为了找最完美的捐赠者她花费了很久的时间,如果现在再不未婚先孕的话,就真的要嫁给佟瑾墨了。

闻言,男人笑了,“裴承彦,合作愉快。”

笑容瞬间绽放,就像是夜空中的星星,耀眼夺目。

阮黎不由看傻了,回神的时候不由的感叹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天生做这行的料。

“去洗澡。”裴承彦下一秒说的话,让阮黎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你说什么?”阮黎吃惊。

“洗干净点。”裴承彦几步上前靠近阮黎,呼吸就喷洒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引起一连串的鸡皮疙瘩。

阮黎下意识后退,脸不受控制的红起来。

面对一个陌生的男人心里还是紧张忐忑和恐惧的,但这个计划已经策划很久不能再拖延了,今天她必须迈出这关键的一步,早日生下孩子。

凭着她阮黎的能力,一定可以抚养好孩子,并且掌管好阮家的。

阮黎没有犹豫,进了浴室就洗澡。

简单的冲洗出来,就看到裴承彦站在自己刚才坐着的地方,手里握着原先的红酒。

姿势优雅和身上的这一身格格不入,却又诡异的和谐。

徒手投足之间让人挪不开眼。

似乎察觉到什么,裴承彦扭过头,深邃的眸子弥漫氤氲,层层叠叠,看不清楚底下真实的情绪。

“过来。”声音低沉沙哑透着一股子诱人。

下意识就走过去,回神的时候阮黎已经站在男人的面前。

她不由的暗骂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

男人伸手,抚摸阮黎的脸庞,刚刚被水浸泡过的肌肤嫩滑无比,这张不施粉黛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多了一丝的妩媚。

阮黎的心紧张起来,不知道说什么,“你也去洗啊……我有洁癖。”

而且这种专门出来卖的,还不知道跟多少不干不净的女人睡过。

男人勾唇,笑的邪魅,只是眸子依旧没有温度,他一把将阮黎拽进怀里,“取悦我。”
第二章:阿黎,嫁给我
暖黄色的灯光下,一切都显得昏沉,不真切。

阮黎仰着修长的天鹅颈,红唇翕张,眸子深处氤氲翻滚。

她紧了紧手心,紧张的想要推开他,“你先放开!”

她被迫整个人跨坐在男人身上,娇嫩白皙的身子宛若婴儿一般,吹弹可破。

纤细笔直的双腿将酒店整理的平坦的被子弄乱了。

一眼望去,那双脚竟然比被子还要白皙诱人!

男人的眸子阴沉,伸手钳制住她盈盈不堪一握的腰,一用力。

阮黎疼的叮咛一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只可惜,在男人看来这就是媚眼如丝,赤裸裸的勾引。

下一秒,阮黎就被按在床上,男人进攻的毫不客气。

“轻点!”阮黎是第一次,哪里受得住男人这样如狼似虎,红着脸,别过头。

盯着身下的小女人,长长的睫毛不安的抖动,耳朵都是红的。

真可爱。

男人俯身,舔了舔她小巧可爱的耳垂,引得阮黎浑身颤抖,“真鲜。”

阮黎不知道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下意识跟着脸红起来。

娇羞的女人宛若含苞绽放的玫瑰,妖艳动人。

“叫我的名字。”男人的声音低沉。

阮黎喘息,迷茫的看着他。

“叫我的名字。”男人将人抓起来,抱在怀里,一边侵城掠地,一边诱哄。

阮黎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折腾的散架了,她开口,喉咙深处呓嚅几个不清楚的音节,“裴承彦……”

“叫我!”

“裴承彦。”

一个晚上,阮黎不知道叫了几遍裴承彦,可男人宛若一头猛兽,反复折腾着她,一直到她睁不开眼沉沉睡去。

……

阮黎是被浴室的水声吵醒的,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猛地将被子扯过头顶。

鬼知道昨晚她几点才睡着,这个男人的体力不是一般的好。

最后阮黎还是从床上爬起来,随手抓起一件睡衣穿上。

因为她常常来酒店小住,所以这间总统套房里都是她的东西。

外面传来敲门声。

阮黎看了看时间,应该是客房服务,于是她一边伸着懒腰一边开门。

开门的瞬间,是铺天盖地的闪光灯,让人睁不开眼。

阮黎整个人都愣住了。

佟瑾墨在一大堆记者的簇拥下,手里捧着鲜红的玫瑰正向她一步步走进来。

他一身黑色的西装精致笔挺,面带笑容,“阿黎,嫁给我吧。”

于是记者开始欢呼,不断的拍照。

阮黎一身睡衣,急忙后退几步拉开距离,眼底惺忪的睡意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警惕。

这个时候,这个男人来干什么?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行踪的?

“阿黎,我们认识那么久了,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今天我找来了记者,就是想要让整个安城都见证这一刻。”佟瑾墨单膝下跪,将鲜花送到阮黎的眼前,“阮黎,嫁给我吧。”

记者们激动的拍照,直播。

要知道阮家和佟家的世纪婚礼一直以来都很受外界的关注。且不说这里面的商业联系强强联合的关系,光说这两个人的颜值,就可以成为坊间茶余饭后的一波谈资。

阮黎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的接过手里的花,勾了一下唇。

佟瑾墨说的好听,为了娶她,费尽心思,甚至威胁阮家,如果阮黎不嫁给他,那么两家合作了十年之久的项目将要作废。

阮黎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卑鄙无耻的男人了。

“佟少爷……”阮黎开口。

佟瑾墨急忙伸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阿黎,我们两家合作了那么久。先不说我们之前已经订婚,光是叔叔和我父亲的交情,你都不需要这么生分。”

男人笑的温和,可眼底没有温度。

阮黎握紧双手,只觉得怀里的花香令人恶心,压抑着把花砸过去的冲动,笑的勉强,“佟家不是我们阮家可以高攀的。”

“傻瓜。”佟瑾墨眼底深沉,滚动着宠溺,“你我之间,有什么高攀不高攀的?”

画面里,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女人一身睡衣。

郎才女貌,像是偶像剧的男女主角。

阮黎知道,他带着这么多的记者就是为了逼着自己答应求婚。这么多镜头前,为了两家的合作关系,她都不应该拒绝。

深吸一口气,阮黎沉默不语。

佟瑾墨笑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不用看也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阿黎,这是我叫D.W亲自设计的结婚钻戒,承诺一生。”

话音刚落,就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D.W是大名鼎鼎的设计师,传说只为皇家设计婚礼珠宝,没想到佟家居然请动了他!

盒子被打开,里面的戒指夺目闪耀。

记者们疯狂的拍照,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表情。

佟瑾墨抿嘴,眼底透露着自信。

他想要得到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得不到的。就算是第一名媛又如何?

狭长的眸子微眯,嘴角的弧度透着清冽的阴森。

他要让这个安城第一名媛成为自己的掌中玩物。

“阿黎,嫁给我。”

记者群里,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嫁给他!”于是大家都跟着叫起来。

“想好了再回答,阮家和佟家可已经合作了十年。”佟瑾墨靠近,将戒指放在阮黎的面前,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

阮黎咬牙切齿,“卑鄙。”

“那也是为了得到你。”佟瑾墨伸手,将耀眼的钻石从手指上拿下来。

他的左手用力握住阮黎的手指,右手拿着戒指。

阮黎拼命想要抽回,却无济于事!

“你弄疼她了。”

突然,一道低沉清冽的声音兀自响起。

裴承彦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走出来,他的身上萦绕着水汽,深邃的眸子没有丝毫波动,他一步步走来。

宛若天神从天而降。

记者们愣在原地,下一秒出于本能,纷纷把镜头转向他。

佟瑾墨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他收回捧着戒指的手,阴沉的盯着不远处衣冠不整的野男人。

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男人?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不得不令人多想。

“阿黎,这是谁?”
第三章:你今天敢给我戴绿帽子
这话是对阮黎说的,可佟瑾墨却缓缓起身,眸子阴翳,冷冷的盯着裴承彦。那眸子像是一条毒蛇,吐着信子,像是随时都可能冲上来咬一口。

阮黎突然笑的明媚。

她几步上前挽住裴承彦的手臂,“介绍一下,这是我爱的人。”

裴承彦只是低头看了一眼阮黎,坦然若素的迎接佟瑾墨的目光。

刚刚洗完澡,水珠顺着脖子一路上,最后消失在浴巾深处,令人无限遐想。

“你爱的人?”佟瑾墨勾唇一笑,一如既往的温柔,那双眸子深沉就像是宠溺,“阿黎,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吗?你可是我佟家早就定下来的少奶奶。”

这话说的霸道又别有深意!

记者们都惊呆了!

全都下意识的看向裴承彦!

如果这个男人够聪明就知道自己在和谁为敌。

佟家可不是好惹的。

阮黎眨了眨眼睛,“可是阮家不会和佟家联姻。我也不想当什么佟家少奶奶。”

她从来就不喜欢佟瑾墨,这个佟家大少爷,总是假装温柔,骨子里阴冷可怕至极。

“是吗?”佟瑾墨呢喃着这句话,可那双眸子简直可以杀人,缓缓上前一步,伸手抓住阮黎的手腕。

还没来得及用力,裴承彦就伸手握住他的手。

两个男人的目光交织,电光火石。

“放手。”裴承彦冷冷的开口,一用力,将佟瑾墨的手生生从阮黎的手腕上捏开。

佟瑾墨疼的额头冒汗,半天没有说话,只是阴测测的看着他,“阮黎,你好大的胆子。”

“佟瑾墨,我根本不爱你,你非要逼我跟你在一起吗?”阮黎也不甘示弱,她早就受够这个阴险的男人了。

“阮黎!!”佟瑾墨咬牙喊着她的名字。

记者们全都疯了!

求婚现场变成婚变现场,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爆炸的吗?

于是手里的相机再一次疯狂的拍起来。

“佟少爷,我知道你喜欢我,可婚姻是大事,再说我和承彦在一起很久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阮黎火上浇油,说的一本正经但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这个佟瑾墨平时没事就是喜欢假装温柔宠溺,今天她就让他有苦说不出。

佟瑾墨的脸色很难看,他的目光落在裴承彦身上。

他从来不知道阮黎的身边还有这一号人物。

该死!

“你不是一直说希望我幸福吗?”阮黎伸手握住裴承彦的手,十指交缠,笑的一脸小女人,“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幸福吗?”

“阮黎,我们已经有婚约了。”佟瑾墨咬牙切齿,但现在威胁的话都不能说,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那就婚约取消吧。”阮黎眨了眨眼睛,含笑,“你也不希望我嫁给你,心却不在你这里吧?”

裴承彦冷静的看着身边的小女人,趾高气扬的小模样,嘴角不可见的上扬。

佟瑾墨气的没有了往日的风度,声音沙哑尖锐,“我们有婚约,你竟然出轨!”

暴怒之下,所有温柔的面具都被撕开。

“阮家已经收了我十亿聘礼,你今天敢给我戴绿帽子,我要你阮家从安城消失!”

“佟少爷这是恼羞成怒了吗?”阮黎丝毫不畏惧。

她不想嫁到佟家成为傀儡少奶奶,更不想看着阮家在佟家的支配下一点一点消亡。

她要自己支撑起阮家,她要的可不是荣华富贵,她要的是独立个强大。

“你为了娶我,威胁阮家的那些事还需要我说出来吗?”阮黎失笑,目光落在身后的记者身上。

既然撕破脸了,不如就彻底闹大吧。

佟瑾墨气得说不出话来,可现在又不能真的撕破脸。

他原本以为今天就算阮黎再不愿意,也会乖乖的答应他的求婚。却没想到她为了抗婚居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很好,很好!你千万别后悔!”佟瑾墨走之前阴测测的盯着一边的裴承彦。

裴承彦倒也不客气,伸手将阮黎搂在怀里,无声的示威。

佟瑾墨愤怒的踹了门板一脚!

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去!

记者一见正主走了也就跟着稀稀拉拉的离开。

谁能想这场同城直播成了一场闹剧。

见人都走光了,阮黎松口气。她从男人的怀里挣脱出来,不悦的盯着他,“还不快点穿衣服。”

“过河拆桥?”裴承彦挑眉。

“卸磨杀驴。”阮黎毫不客气。

裴承彦耸肩,很大方的当着阮黎的面扯掉浴巾。

阮黎瞬间尖叫起来,猛地捂住自己的眼睛,愤怒的转过身去,“你干什么!快点穿衣服!”

裴承彦含笑换上衣服,声音低沉悦耳,“不看看你要杀的驴吗?”

刚刚稳定好心情的阮黎被这么一说,脸瞬间又红了,狠狠的瞪了裴承彦一眼,“这么小,有什么好看的。”

男人眸子一沉,“小?”说着伸手将人拉到自己的怀里,某处恶意的顶了顶。

阮黎觉得自己都要疯了,猛地推开男人,强装镇定,“你刚才也看到了。本来我们之间的交易很快就可以结束的。但是现在需要你的配合。”

“好说。”裴承彦换上衣服,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深邃的眸子眯缝着,里面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只要给钱。”

“给钱什么都做?”阮黎忍不住询问。这么好看的男人居然只是想着出卖自己的色相实在是可惜,这一副好皮囊去哪里不好?

当然阮黎只是想想,她并不打算多管闲事。

“只要给钱。”裴承彦直直的看着她,依旧是这句话。

“当我的男朋友,未婚夫,丈夫。等到我和佟瑾墨解除婚约,我们的合作也就到此为止。”阮黎冷静下来,仰着下巴,现在的她又是安城的第一名媛,高不可攀的冰山美人。

裴承彦思考一会儿,勾唇笑的狡猾,“三个角色不同的价格。”

“报个数字。”阮黎喜欢这种直接的沟通,这让她很放心。各取所需的交易总好过于虚与委蛇的奉承。

“男朋友五百万,未婚夫八百万,丈夫的话……”裴承彦思索,眨了眨眼睛,这张好看的脸瞬间有了生气,“那就一千万吧。”
第四章:第一个真枪实弹干的
阮黎瞪圆眼,不可置信,“你真当我是富婆?”

“当然了之前说好的,生孩子的钱不包括在这里面。”裴承彦耸了耸肩,火上浇油。

“你怎么不去抢劫?”阮黎怒气冲冲的坐在床上,双手环胸,身上的睡衣松松垮垮,跟着动作,胸前的美好也若隐若现。

“抢劫是犯罪行为。”裴承彦没有错过这份春光,喉结兀自滚动,“可是你我之间是合法交易。”

“你知道我是谁吗?”阮黎眨了眨眼,简单的动作在女人做来竟然多了一分妩媚动人。

“知道。”裴承彦暗恼她勾引的举动,却不由想起昨晚的种种美好,于是吞了吞口水。

阮黎知道自己的优势,一个女人聪明的点在于利用自己的优势。

她起身,赤脚靠近,伸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呵了一口气。

灵活作怪的小手很快就被抓住,裴承彦的呼吸没有变化,可眸子底下早就掀起惊天骇浪,声音沙哑,“你牺牲色相也没用。”

“……”

阮黎说不过他,不过生气也没用。

她知道甩掉佟瑾墨不是那么容易的,佟瑾墨简直就是一条毒蛇,一口咬住甩也甩不掉。

现在她需要眼前这个男人。正大光明的狠狠的甩佟家一巴掌,佟家才会放过她。

花点钱就当是投资了。

“好。”阮黎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但是你要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做戏做全套。”

裴承彦立马欺身,将小女人再一次压在身下,声音低沉,“我们昨晚还没有做全套吗?”

阮黎推不开他,红了脸,推搡之间最后还是忍无可忍的尖叫起来,“我说的是假结婚,还有假结婚证!”

……

站在民政局的门口,阮黎不可置信的感叹,“没想到你一个出来卖的居然知道这么多的门路,还能在民政旁边找到一个卖假证的。”

裴承彦低头看着手里的红本子,眸光闪烁,笑而不语。

阮黎毫不客气的拉着男人拍照留作证据,照片里,男人含笑的嘴角,多了几分温柔,不知道是因为光线还是因为什么缘故,显得格外的好看。

“好了,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既然已经开始合作了。有些话必须要说清楚。”阮黎将红本子藏好,收敛了心底的悸动,一本正经的开口。

“你说。”一只手插着口袋,裴承彦漫不经心的看着小女人。

“你卖了几回?生了几个?男的女的?”阮黎考虑过了,之前因为隐私性,她不了解眼前的男人,当然也不需要了解。

但是现在不一样,他们很有可能要相处一段时间。

他是一个专业贩卖者,在外面要是有很多私生子,到时候找上门来可就不得了了。

“没有私生子。”裴承彦怎么会不知道小女人在想什么,弯腰凑近她的耳边,低沉开口,“你是我第一个真枪实弹干的女客户。”

阮黎的脸瞬间就红了,她假装强势的仰着下巴,“那就好,到时候可别冒出无数个私生子来认祖归宗。我可不负责。”

“放心。行业规律,捐赠者的信息是被严格保密的。她们不知道我是谁。”裴承彦抿嘴,眼底的情绪晦涩难懂,只是那双鹰眸冰冷又炯炯有神。

阮黎点头,跟他分别。

又看了看时间,现在这个时候,阮家应该也知道自己出轨的事情了,差不多应该回去处理了。

果然刚上车,手机就响了。

“孽障!你还不快点给我滚回来!”父亲的声音在电话那边震的响天动地。

阮黎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略带讨好的开口,“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你知道你得罪了谁吗?”父亲狠狠的敲着书桌,气急败坏,“阮家要完了啊!”

阮黎瘪嘴,实在是不明白,“爸,为什么一定要依附佟家?我们阮家家大业大,可以自力更生!”

即便佟家在安城是帝王一般的存在。

但阮黎从来就不稀罕。

这些年佟家强取豪夺的事还少吗?

阮黎不明白为什么阮家也要攀附佟家。

“你知道什么!”阮承恩气到深处,只能深深的吐一口气,“阮家的命根子在佟家手里捏着,现在的阮家就是一个空壳子。”

阮黎的心,咯噔了一下,“阮家这么多的生意,还怕少了一个佟家不成。”

“就在刚才,所有合作对象都撤资了。”阮承恩看着厚厚的一叠文件,瞬间苍老了十岁,“阮家所有的账户资金都被冻结了。阿黎,阮家要完了。”

心,瞬间塌陷下去一大块。

阮黎慌起来,她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这么严重,心不在焉的和父亲说了几句话,就挂掉电话,急忙给阮家的律师打电话。

“阮小姐,现在所有的账户资金都被冻结了。”律师的声音透过电话,一板一眼,没有起伏,“并且是合法的程序冻结的。我们毫无办法。”

阮黎下车,站在阮家的大门口,一时间陷入迷茫。

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远处,乌云密布,风呼啸而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不远处,警车停在院子里,显得格外的刺眼。

一个可怕的念头猛地从脑海里闪过,阮黎急忙冲进去。

客厅里乱糟糟的,有无数的声音正在喧嚣。

佣人的哭泣声,警察的斥责声。

最后一个声音,掷地有声,“我跟你们走。”

“爸!”阮黎失声尖叫起来,此时的她一身精致的高定裙子,却显得格外的狼狈,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吹的她站都站不稳。

阮承恩被警察铐上手铐,一步一步走到阮黎的面前,他一下子老了很多,原本茂密的黑发也瞬间变白了。

“佟家撤掉了对阮家所有的投资。”阮承恩开口,“总要有人承担佟家的怒火。阿黎,快点离开这里吧。”说着仰头,“阮家完了。”

阮黎摇摇欲坠,任由警察带走了自己的父亲,留下一屋子哭得伤心的女人。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抗婚的行为会给整个阮家带来万劫不复的灾难。

眼泪,最后还是滑落。


推荐阅读指数:★★★★★


《早安,契约老公》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早安,契约老公》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早安,契约老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xiaoniubtc.com/?id=943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