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宠妻:夫人又闹离婚了》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第001章 从今天开始是夫妻了
一整天的婚礼,足以令人精疲力尽。即便是隐婚,可是该走的过程都走了!

相比较于奔波劳累,靖雪更为紧张的,是今晚的新婚之夜。

因为今晚她将与韩御轩……在一个卧室,一张床上睡觉!

他们,从今天开始是夫妻了!

与丈夫韩御轩回到新房的时候,靖雪疾步匆匆抓了件睡衣冲进浴室,连句话都没敢跟他说。

“砰”的一声,浴室门重重关上,随后是落锁的声音。那姿态,好像门外的韩御轩是禽兽。

“呵!”卧室内,韩御轩冷笑一声,目光深沉的看着紧闭的浴室门。

半个小时过去,靖雪在浴室内没有出来的迹象。韩御轩狠狠吸了一口香烟,弹指将烟蒂飞射到角落的垃圾桶里。

他大迈步走到浴室门口,声音不咸不淡的询问道:“你准备晚上在里面过夜了?”

浴室内,正在擦拭湿发的靖雪听到韩御轩的声音,浑身一抖。

她深呼一口气,强自镇定自己的语气:“那个……我马上就好!”

两分钟后,浴室门开,靖雪顶着一头滴水的长发走出来。

她低垂着头,刻意不去看站在门口处的韩御轩。倒是韩御轩占据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只见她一头秀发披肩倾泻下来,乌黑笔直,发尾正一滴滴的朝地上滴着水。

她身穿着一件极为保守的睡衣,长过膝盖,只露出一截儿光裸的小腿儿。脚上穿着凉拖,白嫩的脚丫珠圆玉润的暴露在空气中。

许是因为太紧张的缘故,她粉嫩的脚趾局促不安的蜷缩起来,很有喜感。

可惜,韩御轩看着,笑不出来!

他不会忘记眼前之人的身份,这个名叫靖雪的女人,不过是一个破坏了他家庭的小三儿生出来的女儿……而已!

抬手,韩御轩捏住靖雪的下颚,抬起她的头与之四目相对。

她眼睛眨了眨,像个惊恐的小兔子看到了大灰狼。

“我……我洗好了,你进去洗吧!”靖雪受不了这样与韩御轩四目相视的压迫感,结结巴巴说出这话后,闪身跑开。

“……”韩御轩顿在原地,没有转头去看落荒而逃的靖雪。

呵!这女人用卑劣的手段迫使自己不得不迎娶她,现在却想跟自己玩欲擒故纵的鬼把戏?

一场无爱婚嫁罢了,她以为……她能从中得到什么?他的疼宠,爱怜?真是可笑!

韩御轩深吸一口气,迈步走进了浴室。

很快,浴室内传出阵阵水流声。

靖雪坐在梳妆台前,整个人按耐不住心底的紧张。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跳到嗓眼儿了,那种激动和慌乱的矛盾心情,令她不知所措。

她清楚的知道,韩御轩并不爱她。可是,当韩父撮合她与韩御轩结婚,并询问她的想法时,她却给出了顺从的答复——

“母亲临终前,让我以后一切都听从叔叔的安排。”

明知道这样做很无耻,可她还是选择了不顾韩御轩的感受,默许了这桩婚事。

谁让韩御轩,是她的救命恩人,是她一直放在心里的男人呢?

她想,即便他是一块冰,假以时日她也能给他捂化了。

爱情的世界里,总要有一个人主动迈上前一步的。既然那个人不会是韩御轩,就只能是她了。

靖雪打开吹发筒,一边吹着自己的长发,一边回忆起她与韩御轩初次见面的场景。

那是二零一六年冬季,Z市下了一场格外大的雪。

雪停,靖雪去墓园看望母亲靖芸。在母亲墓前小站了一会儿,徒自说着自己身边发生的种种事情,最后说了些让母亲安心的话语,才转身下山离开。

墓园是在半山腰处,下山要走一段比较窄的山路。因为刚下了大雪的缘故,四面白雪皑皑,远远都看不到半个人影。

靖雪迈着沉重的步伐行走于山路间,却在这时,看到两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骂骂咧咧朝半山腰走来。六目相视,靖雪看到两个小混混眼底绽放出不轨的光芒。

那一刻,她心底一跳,莫名预感到不妙!

一切发生的那么突然,靖雪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就被两个小混混拉扯着朝路边的雪地拖去。

她惊恐万分,大声呼救,奋力挣扎。她踢到了小混混,然后挨了打,身上的棉衣被粗鲁的扒掉。

那么冷的天,她整个人被按到雪地里,连掴了几个耳光,口中塞着棉衣袖子,呼救不得。小混混身上携带着军刀,将她保暖绒衣尽数划开,露出她几近赤裸的身体。

那一刻,无尽的羞辱,令靖雪想到了一个字——‘死’!

可是,她连寻死的机会都没有,被按在雪地里动弹不得。

她死死瞪着眼睛,眼见其中一个小混混将军刀探向她上身唯一的束缚。那胸前仅余的一点遮羞布,即将被挑开。

就在千钧一发间,有人凭空出现,一脚踢飞骑在她身上的小混混。之后,又一记左勾拳,打倒了按着靖雪双臂的小混混。

这是一个狗血的英雄救美桥段,发生在了韩御轩和靖雪身上!

当时,靖雪浑身颤抖的看着那宛如天神般出现的男人,眼泪止不住的滑落下来。

“别哭,我带你走!”男人脱下身上的长款羽绒服,将她走光的身体包裹住。

那天,男人带靖雪去诊所看了伤,还给她买了一身衣服,最后将她送回到学校。

可是靖雪却不知道男人的名字!

直到韩父让她毕业后到韩氏珠宝公司做设计师,她偶然看到了身为总裁的韩御轩,这才知道,原来救她于危难之中的男人……名唤韩御轩!

爱上一个人,就是这么无可救药,没有道理而言。靖雪想,也许韩御轩将她从小混混手中解救出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爱上了他……

回忆终止,靖雪将吹发筒关掉收起来,起身走到床边。恰巧此刻,浴室内的水流声停止了。

“……”靖雪心下一僵,想都没想,拖了鞋子就爬上了床,背对着浴室门盖上薄被。

今晚,算是她与韩御轩的洞房花烛夜。可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第002章 闪婚加隐婚
少顷,浴室门开,韩御轩围着浴巾慵懒的走出来。

当他看到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的靖雪时,眸底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

他一步步走近大床,最后在床边站定。

靖雪紧张的竖着耳朵,聆听韩御轩的一切动静。

下一秒,韩御轩脱掉鞋子,掀开了薄被。

他整个人贴上靖雪的后背,长臂一捞,就将身材单薄的靖雪紧紧纳入怀中。

“……”靖雪吓的浑身绷紧,眼睛瞪的大大的。

她能清楚嗅到独属于韩御轩的男子气息,正萦绕在她鼻腔内,很清爽,很好闻。

可是,这味道令她无端端的紧张!

炽热的气息,在靖雪后颈蔓延缭绕,透着几分旖旎的感觉。

靖雪紧张的缩了缩脖子,心跳如雷。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能与韩御轩这么亲密无间……

“你在紧张?”耳后,传来韩御轩低沉好听的询问声,带着几分戏谑之意。

靖雪不知该如何回答,死死咬着唇瓣没有吭声。在他面前,她总是这么丢脸,手足无措的样子。

韩御轩将自己薄薄的唇瓣若有似无的贴上靖雪的耳垂,在成功感受到她浑身一颤的反应后,无声的冷笑起来。

靖雪觉得韩御轩的举动太亲密,那种陌生的触碰,令她浑身不自觉的就僵了起来。

她想,她需要慢慢的适应这种陌生的亲密。毕竟,他们是在没有感情基础的前提下……闪婚加隐婚的!

正想着,韩御轩却大手有力的扳过她的香肩,令她仰躺在枕间。

灯光照耀下,靖雪脸色绯红,双唇紧紧的抿着,泄露了她此刻的紧张。

韩御轩掀起唇角,邪魅的笑问道“你是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靖雪双眸赫然瞪大,不敢置信的看向韩御轩。

她以为,韩御轩今晚不会碰她的。可是,他这话的意思是要与她……

“不说话,是害羞了?那,我就代劳了!”韩御轩很绅士的说着。

他修长的手,灵巧的探到靖雪睡衣领口处,他以为靖雪会阻止他的举动。可是,她没有!

事实上,靖雪是有一股冲动,想要伸手阻止住韩御轩的举动。可是想归想,她终究是放弃了。

她爱这个男人,嫁给了这个男人。那么,将自己完完整整的给这个男人,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靖雪心中有自己的想法,韩御轩又何尝不是?

他每解开一颗扣子,眼底的冷冽就深邃了一分。

他俯首,攫住靖雪小小的双唇。

这是一个干净的女人!不,确切的说,她是一个干净的女孩儿。至少,此时此刻……她是!

在她觉得快要无法呼吸的时候,韩御轩离开了她的双唇,失笑出声,“呵!没接过吻吧?”

若非他感受到她一直憋着气不喘息,从而松开了她。这女人是不是就准备憋死她自己了?真是……蠢的无可救药!

靖雪听到韩御轩的询问,紧咬着唇,半晌才低喃道:“没……没有!”

她多想告诉韩御轩,她希望自己的每一个第一次,都给他,只给他。初吻,亦或是……

可是,这么直白的话,她不好意思开口……

昏暗灯光下,靖雪低声回答了这个问题后,本就绯红的脸色更红的滴血。

她不敢正视韩御轩的视线,眸光慌乱的四下瞄着,像随时准备逃跑。

韩御轩眯了眯眸子,双手突然紧了几分力道。这女人,是在对他使美人计么?

可惜……他无福消受!这般想着,韩御轩手上的力道更紧了几分。

“唔,痛!”靖雪眉头一皱,低呼出声。

“很漂亮!”韩御轩松缓下力道,突兀的开口。那模样儿,好像刚刚的举动只是一时失手。

“……”靖雪愣住,半晌才反应过来,韩御轩竟然在夸她。

一时间,她有些惊愕,又有些羞怯。

韩御轩目光如炬般盯着她看个不停,靖雪只觉得浑身绷的更紧,整个人也更慌乱无措起来了。

她想要伸手遮掩住身前,可是双手却像是残废般,无法抬起来。

“嗯?不想要?我以为,你会喜欢的。”韩御轩这话问的恶劣。

靖雪倒抽一口凉气,身体此刻绷的更僵了,“那个……我……”

“乖女孩,你想要的对吗?告诉我,你想要我……”韩御轩将炽热的气息喷洒在靖雪面颊上。

那魅惑中的声音,似乎带着一种令人沉沦的魔力,让人心弦跳动,蓬乱。

靖雪脑子一片空白下,无意识的做出了点头的举动。

“呵!”下一秒,她似乎听到了一声若有似无的嘲讽声。

可是当她竖耳聆听时,却什么都没有听到。

怔愣间,韩御轩突然俯首埋在她身前。

“啊!”靖雪受惊,直接惊呼出声,一双手下意识的抬起来推搡韩御轩。

韩御轩抬起头,脸色冷的骇人。

他冷声询问道:“你确定要推开我么?若你再推一下,我便离开。”

“……”靖雪抿着唇瓣,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儿一点点的滑落下去。

她就是这么怂,连推开韩御轩的勇气都没有,生怕他会不高兴。

韩御轩眼见靖雪的手滑落下去,眼底的冷意反而更深了几分。

他猛的起身离开她,冷笑讥讽道:“算了!”

“……”靖雪赫然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向韩御轩。

这一刻,她清楚地看到韩御轩脸上蓄满了冷冽讥讽的笑意。那么淡漠的眼神,好像在看一个陌生的人!

“你……”靖雪只说了一个字,便顿住了话语。

她甚至,不知道该叫韩御轩什么。叫他老公?还是叫他的名字?

韩御轩并没有给靖雪继续开口说话的机会,他冷声哼道:“靖雪,你记住,今晚是你自己说不要的。
第003章 一定是误会
靖雪摇头,不知道韩御轩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狐疑的询问出声。

韩御轩笑,笑的很冷,“呵!听不明白吗?我不喜欢你,不想娶你,更不愿碰你。可是你,配合着我父亲,逼着我不得不娶了你。”

“……”靖雪抿住唇角,他到底还是排斥她!难道就不能……

“给我们一个机会,尝试着相处看看可以吗?”靖雪低问出声。

韩御轩对此只是凉凉的询问道:“你认为,我会与一个破坏了我家庭的小三儿生出来的女儿培养感情吗?”

“你在说什么?”靖雪激动的涨红了脸。

说不生气,是骗人的!她的母亲,是那么温柔善良的女人,一生与人为善。可是韩御轩却这样诋毁她的母亲……

韩御轩眼见靖雪反应激烈,笑的更恶劣森冷,“还在装?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母亲破坏了我的家庭,勾搭了我的父亲,害我母亲终日神伤。作为一个小三儿,你母亲很成功的啊!”

闻言,靖雪顾不得自己此刻赤裸的身体,猛的坐起身来。

她摇头,声音有些颤抖,“你……你不能这样侮辱我的母亲!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呵!你确定不是吗?”韩御轩冷笑着反问出声,“如果你母亲不是小三儿,没勾搭我的父亲。那么你说,这么多年来你们母女花的钱是哪儿来的?逢年过节,我父亲为什么要舍下妻儿去陪伴你们母女?”

“……”靖雪张着唇,哑然了。

回想过往种种,韩御轩的父亲,那个她唤作‘叔叔’的男人,的确经常出现在她和母亲的视线中。

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每每出现,都会带很多好吃的好玩的给她,带很多好看的衣服给她母亲。至于逢年过节,也的确多陪伴在她和母亲身边!

可以说,韩父在靖雪眼中,是如同父亲一样的角色,填补了她缺乏的父爱。她不是没有询问过韩父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当时,韩父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雪儿,叔叔是你母亲的哥哥。哥哥对妹妹好,还需要理由吗?”

靖雪当时很茫然,母亲的哥哥,她不是该叫一声‘舅舅’吗?可是,韩父坚持让她唤他叔叔。

这么多年来,承蒙韩父的照顾,她与母亲生活的很安逸。她以旁观者的角度,能看出韩父与母亲之间疏离的相处方式。她能确定,母亲与韩父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心中正暗想着,耳畔突然传来韩御轩阴毒的声音,“说起来,小三儿就是小三儿,无论如何都不能成功上位。做了破坏别人家庭的缺德事……”

“没有!我母亲不是小三儿,她跟韩叔叔是清白的。”不待韩御轩说完后半句话,靖雪就咆哮着吼出声来。

她双眼通红,贝齿死死咬着下唇,怒视韩御轩。

韩御轩伸手,指着靖雪的鼻子,语气决绝,“靖雪,你母亲跟我父亲那点儿事,容不得你抵赖。你要是以为你母亲无法当韩家的女主人,就由你来当。那么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白-日-做-梦!”

靖雪死死咬着下唇,生怕自己哭出声。

她听到韩御轩愤声指控道:“你以为,让我父亲用公司施压胁迫我娶了你,你就能得意洋洋的坐上韩家女主人的位置吗?呵!我恭喜你,从今天开始,做一个有名无实的韩太太。”

这个晚上,韩御轩用言语羞辱了靖雪的母亲,还有靖雪!

之后,他穿上衣服决然离开了新房。

新婚之夜,本该欢喜浪漫,温馨有爱。可是,靖雪只感受到了无尽的冷,如同坠入冰窟!

韩御轩离开后,她赤身躺在床上,目光空洞的看着天花板,脑子里萦绕挥不去的,是韩御轩那些讥讽的话语。

“是误会!一定是误会!不会是这样的!”靖雪抱着被子,整个人蜷缩成团,无论如何不肯相信这样的事实。

一夜无眠,次日清晨,靖雪顶着熊猫眼起床。她望着洗漱台上的夫妻款杯子和牙刷,失神良久。

穿衣服的时候,靖雪的手机响了。

她拿起来,看到上面来电显示‘男神’。这是她给韩御轩存储的,在她心中,那年救她于危难之中的男人,就是她心中的神!

“喂!”她小心翼翼的按下接听键接听。

手机那端,只传来一句冷冰冰话——“限你五分钟内下楼!”

而后,便挂断了,徒留下急促的‘嘟嘟’声……

靖雪蹙眉,不明白韩御轩这通电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昨夜一直在楼下吗?

在一切事实没有搞清楚之前,靖雪决定压下心中的各种猜忌和质疑。

她飞快的穿好衣服,将长发随意的拢成一个马尾在脑后。

走出楼道时,靖雪远远地就看到韩御轩那辆拉风的路虎揽胜停在小区。

她快步走过去,讪讪开口,“有事么?”

韩御轩冷冷的看了一眼素面朝天的靖雪,面无表情的丢出两个字:“上车!”

“……”靖雪抿唇,有些纳闷儿。

此前,韩叔叔说给她和韩御轩三天婚假,不用去公司上班的。那么现在,韩御轩是要带她去哪儿?

韩御轩见靖雪僵站在原地,眸底闪过不悦之色,“想让长辈们等你多久?”

靖雪一怔,随即了然,韩御轩这是要带她回韩家老宅。想想也是,新婚之喜,理应回去拜见公婆。大户人家,听说还要敬茶呢!

意识到这一点,靖雪立刻绕过车子,伸手去拉副驾驶的门。

“坐后面!”韩御轩冷冰冰的甩出三个字。

靖雪伸出去的手缩回来,尴尬的拉开后座的车门。

一路上,两人各自无语。

直到车子驶进偌大的韩家老宅时,才听到韩御轩冷声叮嘱道:“一会儿进去,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己掂量着!”

靖雪咬着下唇,点头,一副受气的小媳妇儿模样。

韩御轩只看一眼,就别过了视线。有人想装可怜巴巴的林黛玉,可他不是怜香惜玉的贾宝玉!

车停下来后,韩家的保安立刻大步走过来,替韩御轩和靖雪拉开车门。

靖雪刚要下车,就看到眼前凭空出现一只修长的手。

她抬头,看到韩御轩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她再笨,也知道韩御轩这是要在韩家人,尤其是韩父面前伪装与她恩爱的姿态。

因为,韩氏公司的股份韩父还没有交给韩御轩!

靖雪心中轻叹一声,将手递给了韩御轩。即便是做戏,她也愿意配合他。

十指紧扣,他们一步步朝前走。有一瞬间,靖雪脑子里闪过一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推荐阅读指数:★★★★★


《枕上宠妻:夫人又闹离婚了》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枕上宠妻:夫人又闹离婚了》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枕上宠妻:夫人又闹离婚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xiaoniubtc.com/?id=938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