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爱判处终身孤寂》无广告免费阅读

第一章 婚姻就是一场独角戏
  独角戏,楚河溪的婚姻就是一场独角戏。

  一个人悲,一个人喜……

  C市,蓉园。

  “楚河溪,你什么意思?”俞子风一脚踹开大门,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戾气,一把抓住楚河溪的手,几乎要将她的手碾碎。

  “就是这个意思,提醒你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承诺的。”楚河溪毫不畏惧的迎上俞子风杀人的眼神,脸上带着一丝冷笑。

  当初结婚的时候两人已经约定好,晚上必须在十一点之前回家,既然俞子风逾约了,那么她当然是要惩罚他一下。

  同一个屋子里的两人,却犹如世间最陌生的过客,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么!

  楚河溪藏好心底最深处的苦涩,抬眸嫣然一笑:“你最好放手,明天我可是要去见你爷爷,他要是看到我手上的红印,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俞子风一把甩开她的手,整个人从头到尾都散发出冰冷的凉意。

  他恨楚河溪,他不明白为什么爷爷要站在她那一边,如果不是为了他老人家,自己不会隐忍这五年!

  “你别指望靠着爷爷来压我,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赶出俞家。”

  俞子风的话像一把冰刃,一刀一刀的刺向楚河溪。

  “你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千百遍,只要我还是杰奥公司最大的股东,你就休想把我赶出这个家门,休想。”

  楚河溪的心在滴血,这个她爱了整整五年的男人,没有一分一秒向自己表露过爱意,也没有一丝一毫念及过自己的好。

  取而代之的是无时无刻都想把她赶出这个家,让她从他身边消失。

  这是一个多么残忍的男人,这又是一段多么残忍的婚姻!

  当年原本以为只要他在自己身边,终有一天会捂热他那颗冰冷的心。

  可结果呢?

  楚河溪嘴角升起一抹冷笑,笑自己的天真,笑自己的幼稚。

  可就算是痛苦的,她也不愿放手,只要是她想要的,就算死,那也不会放手!

  俞子风看着眼前的楚河溪,总觉得多看她一眼,多听她一句,都要反胃。

  不想再有所停留,俞子风一把甩上门,径直开车驶出蓉园。

  楚河溪站在窗边,看着男人决绝的背影,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随即掏出手机。

  “给我跟上他,查清楚昨天晚上他去哪了。”语气清冷却透着强大的压迫力。

  电话那头的人不敢有一丝怠慢,接到命令后立即就出发了。

  将手机拿在手里慢慢把玩,楚河溪看着男人离去的方向,脸上的落寞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意味不明的神色。

  不一会,她的手机就收到了一张图片。

  照片上的男人搂着一个女人的肩膀,那个女人看起来年纪不大,穿着一身纯白色连衣裙,扎着一个马尾,给人一种犹如白莲花,想保护的感觉。

  看着自己手机上的图片,楚河溪冷哼一声,眼角的笑意更浓了。

  原来,你还没有忘记她啊……
第二章 俞老爷子之死
  第二天一大早,楚河溪就直奔医院,去看望身体不是太好的俞家老爷子。

  在去医院的路上,不知道为什么,楚河溪的心一直砰砰跳。

  突然,一阵刺耳的铃声打破了车内寂静的气氛,楚河溪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顿时警觉起来。

  “哪位?”

  那边先是沉默了一会,接着响起一个金属质感的犹如恐怖片里传出的声音。

  “楚小姐,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到晨辉医院。”

  电话那头的人很明显是使用了变声器。

  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楚河溪并没有慌了手脚,反而更加冷静了下来,点了录音,随即眸子瞬间覆上一层寒冰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楚河溪不客气的问道,丝毫没有受到威胁。

  电话那头的人突然笑了,让人瘆起一层鸡皮疙瘩。

  “楚小姐,你到了医院就知道我是谁了。”说完不等楚河溪回话,就直接挂了。

  车里,楚河溪握着手机的手骨节发白,黑眸闪着骇人的光。

  “司机,给我开快点。”

  她倒是想看看这个神秘人想耍什么把戏。

  楚河溪一到医院,没有任何停留,踏着十公分的高跟鞋直接冲进医院,大步到俞老爷子的病房。

  病房里洋溢着诡异的气氛,里面空无一人,只有苍老的俞景雄静静躺在床上,眼睛紧闭,一脸安详,仿佛在休息。

  表面看上去无异,不过楚河溪坚信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那个人既然引她到晨辉医院,肯定是别有用心。

  楚河溪小心翼翼的靠近病床,眼神里带着警惕,接着缓缓伸出手,靠近俞老爷子的鼻息。

  在探到床上人的鼻息后,瞬间她的血液凝固,全身如坠冰窖,怔怔愣在原地,眼睛是震惊过后的惊恐。

  俞老爷子……死了!

  床上的人已经没有了呼吸,楚河溪的手触及的皮肤是一股骇人的冰凉。

  接着她的脚下传来踩到了异物的感觉,楚河溪脚步不稳的退开一步,往下一看,是一支小型针管。

  颤巍巍的捡起它,捏在手里,楚河溪的眸子紧紧盯着这支小型针管,恍然惊醒。

  很明显是有人杀害了老爷子,然后嫁祸给自己。

  突然,门砰的一声巨响被一股力量撞开。

  俞子风一进门就看见了这一幕——楚河溪手上拿着一支针管,而床上的俞景雄则双眼紧闭。

  似乎意识到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快步向前,一把推开挡在床前的楚河溪。

  等发现床上的人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俞子风望向楚河溪的眼神几乎要将她杀死。

  “楚河溪!到底是怎么回事!”俞子风的声音里蕴含愤怒和震惊。

  他做梦也没想到,楚河溪会杀了待她如亲孙女的爷爷,她居然忘恩负义到这种地步!

  整个病房都无比压抑,俞子风周身带着寒凛,任谁都不敢靠近,看向她的眼神也仿佛再看陌生人一般。

  “如果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信吗?”楚河溪神情漠然,眼睛直直的对上俞子风。
第三章 耗子出洞
  “楚河溪,就眼下这个情景,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俞子风冰冷地话脱口而出,莫名的心烦气躁。

  听到这话,楚河溪笑了,笑的惨然,笑的绝望,连视线都似乎渐渐模糊。

  这个男人,对她果然一点信任都没有。

  “那就等警察来吧。”楚河溪冷然启唇,犹如一个没有灵魂的鬼魅,拿起了手机,拨通了110。

  而这时,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也涌了进来,一阵手忙脚乱。

  在警察来之前,自始至终,楚河溪都没有为自己辩护一句,而在俞子风看来,这无非又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罢了。

  警察到来后,楚河溪把电话录音给了他们,同时调取了监控视频,结果却发现在楚河溪到医院之前的视频录像已经被人拿走。

  而监控室的人极力表示自己不知情,他们来之前就已经这样了。

  根据尸检给出的报告也显示在楚河溪到来之前,俞景雄就已经遭人杀害。

  尽管如此,俞子风还是对楚河溪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她手持针筒的画面,一直萦绕在他脑海,无论如何都忘不掉。

  三天后,城郊墓园。

  “你还有脸来。”俞子风站在俞景雄的墓前,语气冷漠,眼中划过一抹嫌恶。

  秋风吹过楚河溪苍白却坚决的脸,映衬着她眼底的酸涩。

  “俞子风,就算这样你还是不肯相信我吗?”就算他之前不信自己,难道警察的话,尸检报告,电话录音他都不信吗?

  自己在他心里真的就如此的不堪,如此的心狠手辣?

  “信你?从五年前你赶走顾允后,我对你就已经没有了任何信任,一丝都没有。”俞子风看着她,冰冷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温度,仿佛看一个陌生人。

  那语气犹如地狱的回音,一字一句剜着楚河溪的血肉。

  顾允,顾允,俞子风你的心里只有顾允……

  楚河溪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存在这么的卑微。

  当年顾允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消失,她压根就不知晓原因,也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非得把这个污名扣到自己的头上。

  楚河溪面对这种长久的不信任与刺激,突然很想破罐子破摔:“行!就算我说顾允就是我弄走的,爷爷也是我杀的,你又能怎样?”

  俞子风怔在原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如果说当初自己还对她抱有半信半疑的态度,那么现在已经被燃烧殆尽到一点都不剩了。

  俞子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地抬手掐住她的脖子,却迟迟无法收紧力量。

  因为爷爷从小教导自己,一个男人再不堪,也不能打女人。

  “怎么,不动手吗?”楚河溪没有丝毫要闪躲的情绪。

  “我怕脏了我的手。”说完,俞子风咬牙切齿的看了楚河溪一眼,头也不回的朝墓园外走去。

  这个女人,他是多一眼都不想看,多一句都不想讲。

  看着俞子风冷然离去的背影,楚河溪的嘴角渗出苦涩。

  俞景雄的死,似乎将他们原本就分隔开的心,推开的更远了……

  楚河溪来到墓碑前轻轻抚摸着上面的照片,眼神闪着坚毅。

  “爷爷,我一定会查出是谁害死你的。”

  这时,她突然起身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树后,隐约之间能看见一个模糊身影闪过。

  楚河溪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神色淡然的从斜坡上走下去。

  耗子,是要出洞了吗?


推荐阅读指数:★★★★★

《被爱判处终身孤寂》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被爱判处终身孤寂》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被爱判处终身孤寂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xiaoniubtc.com/?id=9367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