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有繁花迎春华》全文在线阅读免费无广告穿越架空

第一章随意凌辱
“金蕊,来给本殿下搓搓后背!”

星崇在仙雾袅袅的池水中优雅的转了个身,露出肌肉线条优美的后背,狭长的凤眸一条,看向垂首立在旁边的桃妖金蕊,磁性的声音发出温柔的召唤。

池中的人剑眉星目,眉心红色的剑形印记刺的金蕊眼睛生疼,漂亮的眸底盈起无限伤情,身子微微一颤。

“乖,爬着过来!”男人似乎发现了她的踌躇,薄唇轻张,声音里带了一丝惑意飘了过去,那声音对金蕊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眼神微顿,便乖巧的匍匐下身子,一扭一扭的朝星崇爬去。

婀娜的风情并没有因为她俯下身子减弱本分风姿,柔软的腰肢,漂亮的翘臀,以及从星崇的角度看过去那精美的侧颜无一不美的让人忘了呼吸,让星崇体内迅速窜起一股邪火,瞬间蔓延了全身。

“真不愧是本殿下最钟爱的玩物,小金蕊,你越来越会勾引本殿下了。”星崇舔了舔唇,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没错,金蕊是他的玩物,用来发泄的工具。

一股大力袭来,不等金蕊反应过来,人已经落进了仙泉水中,跌落到那个厚实的胸膛上。

恢复清明的眼底闪起明显的慌张,挣扎着想要爬起身来。

“殿下,不要……”嗫嚅的声音含了哀求:“求求你……”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炽热的要将她融化:“不要?小金蕊,原来你是有羞耻心的?可是为什么要用那样卑劣无耻的手段陷害本殿下最心爱的女人?你害她被打入凡间不就是为了独占本殿下,获得本殿下的宠幸吗?本殿下满足你……”

“我没……”

哗啦!

星崇一个翻身将金蕊压在身下,手指轻抚而过,已经除尽了金蕊身上那层树皮化作的纱衣,肩头的凉意让她忍不住往下缩了缩,只挣扎了两下就被星崇无情的打断了。

她的身子被翻了过来,一大半白花花的身子毫不怜惜的搭在池子边上。

伺候在一旁的仙娥、宫卫清晰的看到那瞬间耸晃着动起来的雪白双丘。

两颗诱人的樱桃随着后方星崇的大力冲击瞬间挺立起来,时而会擦过地面,却不沾半分尘土。

“不、不要……”

强大的羞耻感让金蕊眼眶酸胀,落下两行清泪。

为什么他不信她?

为什么要这么惩罚她?

就因为她爱他,难道这能证明那个女人下凡就是她所为吗?

“是让本殿下不要停吗?宝贝儿,取悦我……”星崇刻意加重的蛊惑声在金蕊耳边响起,那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迷了金蕊的心智,意识迷离间任由他摆出各种姿势在众目睽睽之下恣意索取。

周围的仙娥、宫卫第一时间低下头封住了感官,尽量去忽略那香艳的一幕。

每次醒来是金蕊最痛苦的时候。

星崇对她用了蛊惑的法力,过程中她懵懵懂懂,可每当醒来后那些画面会清晰的印在她神识内,挥之不去。

一次次在众人面前剥去她的外衣,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连巴掌大的遮羞布都不会给她留,肆意羞辱,将她的自尊与脸面揉进泥土里。

睁开眼,满身的凉意,一双嫩藕般的小腿还浸在池子里,身上不着片缕,她那件树皮化的纱衣孤零零的飘在水面上,有些苍凉凄楚。

他就这样随意的丢下她率众人而去,连一片树叶也不给她遮盖。

身下那熟悉的痛感让金蕊再次红了眼眶,招过纱衣披在身上,慢慢的挪出了仙泉池大殿。

被蛊惑过的记忆在神识中蔓延开来。

她不愿去想,可那些记忆就像是有灵性般蜂拥而出,强迫着她去回顾、品味。

香艳的画面接连闪过,最后的一段对话霎时间让她面色苍白无比。

“三殿下,愉苗姑娘历劫结束,返回了九重天。”

当时正在努力驰骋的男人动作一顿,半点贪恋的不舍都没有,干脆利落的抽身出来,祭出宝衣瞬间穿戴整齐,率领众人离开。

莫说眼神,连一点点余光都未曾给那个躺在地上的人。

愉苗,那个偷了她流沙簪的女人历劫结束回来了!

流沙簪,不光封印着她五万年的修为,还有……星崇送他的定情发结!

“她回来了,我是不是就能解脱了?”

金蕊心头一片酸涩,仰起头,将眼泪封在眼角处,仿佛这样就能封住她心底对星崇的那份爱意。

被折磨凌辱了这些时日,她甚至连真相都不想去挖掘了,只想逃离,离开这个将她伤的千疮百孔的男人,永生再不想见!

“来文华殿,向愉苗道歉请罪!”

只是不等她细想,熟悉的、清冷的、决然的声音让金蕊瞬间如坠冰窖,寒意遍体……
第二章她为主,你为仆
文华殿!

“你终于回来了!”星崇殿下看着面前的女子满目柔情。

愉苗更是眼含热泪痴痴的望着面前的男子,猛扑进怀里泪水打湿了那玄色的衣衫:“殿下,苗儿好想你!”

环着怀里的人,星崇那精致的下巴摩挲着愉苗头顶的秀发,全然忘了他身上还沾着别的女人的体味,只温声道:“为何这些年本殿下寻不到你半点踪迹?”

那属于另一个女人的气息飘进愉苗鼻息间,眼底闪过嫉妒的冷意,口中却含了委屈,哽咽道:“苗儿下凡之前中了…胶蛊!”

胶蛊,唯有桃妖能练就的妖术,杀伤力不强,算是鸡肋法术,却也有桃妖无聊时练就而成,一旦中了此蛊就如同油渗进面团,再难以剥离提取而出。

胶蛊有遮三魂盖七魄的功能,适合拘了对手施展此蛊,避免被他人察觉出踪迹,从而寻了来。

而为何是鸡肋妖术呢?

施展者的修为最起码比对手高出百年以上才能成功中下。

有这差距都能直接打死了,再施胶蛊不免有些多余。

只是这个秘密鲜少为外族人所知,毕竟说出口有些丢人。

可并不妨碍燃起星崇的怒火,连半点怀疑都不曾便传音给金蕊,让她速来文华殿。

当年陷害愉苗的是金蕊,金蕊又是千年桃妖,为了不让自己找到愉苗,竟然施出这等阴招,实在可恨!

“金蕊姐姐还好么?”愉苗抬起头,无辜而纯真的面容上带着一份亲昵的关切,“当年苗儿是金蕊姐姐身边的丫鬟,姐姐待我如同亲妹妹那般,此番历劫与姐姐无关,殿下还是、还是不要了……”

说到最后,身子恰到好处的瑟缩了一下,像是极为惧怕口中所提之人似的。

这是从前遭过怎样的折磨才会让人怕成这样?

星崇心疼不已,也越发厌恶那个桃妖。

若不是她,愉苗就不会被那恶人夺了身子,也不会犯错受罚去凡间历劫。

有仙娥进来禀道:“殿下,金蕊姑娘过来了!”

“让她进来!”

声音已是冷了下来。

金蕊入门后首先看见的便那二人相拥的一幕。

愉苗似乎有些慌乱,企图从星崇怀里挣扎出来,却被星崇抱的越发紧了,柔声道:“以后她就是你的仆人,你怕她作甚?”

远处的金蕊如遭雷击,面色一片苍白。

愉苗躲在星崇怀里露出一抹挑衅的冷笑,口中的惶恐却让她演绎的越发淋漓尽致:“使不得,殿下还是不要这般难为苗儿了罢!”

“有我在你怕什么?”星崇冷笑着看了那边面色煞白的金蕊一眼,“她是本殿下的玩物,以往都是跪着为本殿下服务的,此次你这番回来,本殿下自会向圣帝请一道折子娶你入府为妃,自此你便是圣帝的三儿媳妇,是这文华殿的女主人,她自然也是你的仆人。”

“记住,以后你将是这府里最尊贵的女人。她,不过草芥尔!”

金蕊身子大晃,险些有些站立不住。

在他眼里,自己贱如草芥;那个奄奄一息时被自己救起、却倒打一耙处处算计的女人成了他心里高贵的存在?

原来那个自己爱了近千年的男人竟喜欢这样的女人?

一瞬间,金蕊胃里有些微微的翻腾,恶心欲吐。

金蕊啊金蕊,你受了千年的风吹日晒、历经三次雷劫只为成形来到这个男人身边,报答他当年的点拨之恩。

尽管记忆遥远,可少年手执酒壶慵懒的躺在她树杈间哼着古老韵律的情景鲜艳异常。

少年喝了几口酒,半眯着眼去挑弄她盛开的花朵,那声音带着酒香让她也醉了下去:“小桃树,你长的这般美若是修炼成形必然是位漂亮的姑娘,本殿下预定你了。”

说着裁下一缕青丝轻轻缠绕在一根树杈上,拍拍她的身子恣意笑道:“咱这算不算结发夫妻?记住,本殿下叫星崇,是圣帝的三儿子,这身份不亏了你罢?”

言毕一醉沉睡不起,她努力弯着枝条为他挡风遮雨。

醒来他未再言及此事,弹弹衣袖离去,她却为了那句醉言努力吸收天地灵气,在千年后终化成形,美艳不可方物。

为了能配上他三殿下的身份,她启动了一场腥风血雨,打败芍花之王,成了新一届的花神,她的子民称她为‘蕊娘娘’。

之后却又听说男人都不喜欢太强势的女人,因此她隐藏了身份,封印了修为,做了一个实力不强却开朗活泼的女孩,跟在她身后成了他最喜欢的小跟班。

每次他唤她‘小金蕊’时,他眼底的宠溺让她幸福的忘形。

她能看出来,他是欢喜她的。

唯一让她心里泛酸的是,他似乎忘了那棵桃树,忘了当年曾经许下的诺言。

不过恋爱的美好她依然享受。

即便他真的忘了,她也愿一直与他相守,地老天荒!

可变故却从她救了一条螣蛇收做婢女开始,渐渐的就变了……

被她赐名为愉苗的螣蛇不知为何时常以一副梨花带雨的表情出现在星崇身边,她还傻傻的以为愉苗是不是冲撞了星崇三殿下惹来呵斥才委屈落泪的。

渐渐的,星崇看她的眼神里没了宠溺,多了冷冷的厌恶。

再后来,螣蛇外出遇险,星崇收到求救信息赶过去时愉苗正裹着破碎不堪的外衣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那肩头上的青紫痕迹让星崇生了恻隐之心。

追查之下这根由却莫名其妙的落到了金蕊头上。

那时星崇的言语就化作了利刃,怎么见血怎么往她心上扎。

“愉苗就算失了身子也比你干净百倍、千倍,因为你的心是肮脏的,真是可惜了这幅纯净的嘴脸……”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未有繁花迎春华》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未有繁花迎春华》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未有繁花迎春华》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xiaoniubtc.com/?id=759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