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未眠》小说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海棠花未眠》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海棠花未眠》简介:国公府的嫡女,嫁与将军为妻,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夫君婆婆厌弃,怀孕之时,他宠爱小妾,以克星为由剖腹夺子,更拿她顶罪屠之。杀身之仇,涅槃重生,她杀心机姐妹,诛恶毒继母,夺回母亲嫁妆,渣男和小妾都一一死在她的剑下。重活一世,她不再痴恋,可偏遇那不讲道理的霸道元帅。“我这个所谓国公府嫡女说白了只是个乡野丫头,配不起元帅,不嫁!”“嫡女也好,乡野丫头也好,本帅娶定了!”“我心肠歹毒,容不得你三妻四妾,元帅若不想后院血流成河,最好别招惹我。”“本帅不纳妾,只养狼,专养你这头女恶狼,事······

0-temp-201901-29-1548747786640.jpg

第16章 躲


离开山贼窝,便听得身后传来喧天声音。

“追来了!”瑾宁回头看,只见火光冲天,百余名山贼持着火把追上来。

陈靖廷厉声道:“你快走,我挡着!”

瑾宁知道他一人之力可脱身,便道:“我会给你留线索,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可暂时躲藏,你脱身之后一路往右,巨石旁有藤蔓掩映,是一处洞口。”

说完,抱着晖临往前死命地跑,但是山贼从三面围过来,瑾宁一时还逃不得。

她解下腰带,把晖临绑在背上,持着流云鞭,与小黑加入了战圈。

小黑的战斗力很强,冲上去就是一顿撕咬,倒是为瑾宁解除了几个危机。

只是背着晖临,到底吃亏,她不能主动进攻,只能是步步防守,不过百余招,两边手臂因抵挡而负伤,小腿也被砍了一刀,晖临吓得大哭起来。

陈靖廷冲天而起,从几十人围困中脱身,矫健地连续踢飞几人,回头问瑾宁,“伤得如何?”

“轻伤!”瑾宁忙乱中应了一句。

“快走!”陈靖廷挥剑拦住了围攻她的人,厉声道。

陈瑾宁丝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她一路狂奔,漆黑中压根看不见路,只凭着记忆跑。

她没什么天赋,就是记忆力好得很,加上前生在战场的历练,让她对方向辨别十分清晰。

一路奔跑到山洞,她丢下手绢,便闪躲进去,解开晖临世子,才大口呼吸了一下。

“不要怕,安全了。”瑾宁抱着晖临,气喘吁吁地安慰道。

晖临软软地趴在她的身上,已经没有哭泣,但是也没回应瑾宁。

瑾宁感觉到他的身子很烫,看来病情严重了许多,得赶紧下山看大夫才行。

她抱着晖临,等了大概有半个多时辰,才听得外头有动静。

她心中一紧,不知道来的是山贼还是陈靖廷。

当看到小黑窜了进来,她的心一松,一手抱住小黑,看到陈靖廷也闪了进来。

血腥的味道钻入了瑾宁的鼻子里,还有他沉重的呼吸声。

瑾宁一惊,“你受伤了?”

“小伤,不碍事。”陈靖廷沿着她的身边,慢慢地坐下来,“这个地方,山贼不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瑾宁道,她前生发现这个山洞也是无意中的,前头一片藤蔓遮挡,不容易发现,只会以为这里是藤蔓缠生的山壁。

漆黑中,星月照不到,只有两人急促的心跳声,晖临世子因为陈靖廷的进来而醒来了,发烧加上漆黑惊惧,他开始哭了起来。

“不哭!”瑾宁哄道,“你哭了会把坏人引来的。”

晖临吓得当场就噤声,把头伏在瑾宁的肩膀上。

“你为什么对狼山地形这么熟悉?”陈靖廷压低声音问道。

瑾宁嘘了一声,示意他不要做声。

远处,听到杂乱的脚步声走过,还有怒吼的声音,“搜,把狼山每一寸土地都给我搜,找到那两个小贼,把他们千刀万剐。”

晖临死死地抓住瑾宁的手,瑾宁抱着他,轻轻地拍着后背安抚。

洞很小,只能勉强容纳两人,所以,瑾宁和陈靖廷必须靠得很近,两人的心跳声如雷般鼓动着。

外头有火把照亮,两人对视了一眼,瑾宁有些紧张,陈靖廷拉住她的手臂,另一只手,摁在宝剑上,整个人如蓄势待发的豹子,只等着敌人走近,便杀出去。

所幸的是,瑾宁找的这个位置确实够隐秘,火把的光芒逐渐远去,瑾宁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慢慢地放松。

陈靖廷松开她的手,却感觉手心粘稠湿润,他闻了一下,是血。

他一怔,方才他一直抓住她的伤口,她怎么不说?

“伤势要紧吗?”陈靖廷压低声音问道。

“不碍事。”瑾宁的声音透着怪异。

陈靖廷听出来了,“怎么了?”

瑾宁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地道:“我右手往外五寸,砍!”

陈靖廷手中剑光一闪,准确无误地砍在了她右手往外五寸的地方,血腥的味道散开。

陈靖廷伸手触摸,是冰冷发滑的触感。

蛇!

“咬了吗?”

“嗯!”瑾宁道。

晖临卷缩着身子,声音发抖,“是什么?”

“蚂蚁。”瑾宁笑着,“不怕,蚂蚁咬人不痛。”

陈靖廷沉默着,执起瑾宁的右手,抚摸到伤口的位置,“太黑,无法判断是不是毒蚂蚁,你忍着。”

“谢谢!”瑾宁的声音隐晦不清。

剑尖挑开她的皮肉,他的手掌慢慢地从肩膀处一直扫下来,带着温热的内力,挑开的伤口便开始溢出鲜血。

“你随身带有沉水香,是吗?”瑾宁的声音低沉无力,看来,确实是毒蛇。

黑暗中,陈靖廷的眸子闪了一下,“是。”

沉水香,疗风水毒肿,去恶气,疗恶核毒肿的功效。

他取出香囊,手指捏开一块沉水香,内力灌注顷刻便成粉末,放入她的口中。

血放差不多,陈靖廷才撕开衣裳为她包扎好。

瑾宁的头,慢慢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一动不动,有大战后的虚脱。

陈靖廷扣住她的手腕,脉搏略快,但是,没有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瑾宁睡去,沉水香有安神的作用,她的睡眠竟出乎意料地好,没有噩梦。

在这外有追兵,内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毒蛇的山洞里,她睡了重生之后第一场安稳的觉。

陈靖廷没有睡,背靠着山壁,耳听八方,树叶落地的声音都尽收耳中,他特别留意爬行和嘶嘶的声音。

但是,最清晰的,却是她均匀的呼吸声

陈靖廷发现,她连鞭子都放了下来,她对他是完全的信赖。

想起方才她一系列的行动,简直不可思议,受了内伤没几天,却能抱着晖临撑过一阵阵的厮杀。

只是,听说她是在青州的瑶亭庄子里长大的,这一身功夫,跟谁学的?

陈靖廷忽然发现,那小黑呢?

他下意识地四处看一下,自然也是看不到,可却惊醒了瑾宁,瑾宁头也没抬起,道:“小黑在外头,危机解除它会进来通知的。”

陈靖廷轻哼,“这小畜生倒是懂事。”

晖临悄然抬起头,奶声奶气地道:“阿娘说只有她才能叫我小畜生,你不许叫。”

两人都笑了,瑾宁拍着晖临世子的后背,道:“不是说你呢。”

气氛也融洽了许多,刚五月天,山中气温低,瑾宁本来伤势未曾痊愈,今晚又添了新伤再被毒蛇咬,身子便比往常虚弱了许多,冷得有些发抖。

三人靠成一堆,互相取暖。

沉水香的味道在空气中散开,叫人在这凶险的夜里,也觉得无比的宁静安稳。

0-temp-201903-08-1552009585156.jpg

第17章 下山


陈靖廷忽然问道:“山贼为什么抓你,知道吗?”

瑾宁道:“不知道,或许和抓走世子同一个目的。”

便是把长孙拔和京兆府梁捕头供出来也没有用,没有任何的证据,反而会打草惊蛇。

长孙拔不容易对付,陈靖廷如今也不是完全相信她,不如引导他往她所猜测的方向去想。

陈靖廷比较接受这个说法,他原先就猜测世子被抓走是因为福州贪污官员与京官一案,李大人是督查衙门总领,陈国公是监察使,因此,或许有人想用他们的孩子来做威胁。

如果这个猜测是对的,也就是说,这个人与山贼勾结。

“你与丫头出外,有什么人知道?”陈靖廷问道。

瑾宁知道他这个人聪明绝顶,本来还以为他在这个危险关头,会停止思索这个问题,回到府中沉淀下来再想,可他的脑子马上就跟了上来。

瑾宁不禁轻轻叹息,此人真是聪明得叫人害怕。

“我府中的人吧。”瑾宁想了一下道。

“除你府中的人,还有什么人?”陈靖廷再问。

瑾宁认真地想了一下,“没了。”

她知道,陈靖廷已经开始往国公府的人猜想了。

“那天见你与长孙将军过招,你们之间,有私怨吗?”陈靖廷又问道。

瑾宁的声音在漆黑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透凉,“私怨谈不上,不过,长孙嫣儿与李良晟的事情你大概也知道。”

陈靖廷淡淡地道:“本将知道不多。”

“长孙嫣儿怀了我未婚夫的孩子,她想嫁入侯府,就这样。”瑾宁声音平静无波地道。

寂静在黑暗中慢慢蔓延,良久,陈靖廷才道:“义父说过,侯府未来的主母,只能是你。”

这话,像是安慰,但是,听声音却又没什么感情。

瑾宁不置可否,但是还是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

两人遂无话,晖临已经睡着,却一直抓住瑾宁的衣袖。

到了天色发白,便见小黑窜了进来,山贼应该是鸣金收兵了。

“我们得马上走。”瑾宁站起来,舒展了一下几乎缩成一团的筋骨,“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估计今晚山贼今晚会转移,将军要马上回去带人来剿匪。”

陈靖廷俊美的面容笼了一层冷凝之气,“走吧。”

他抱起晖临,三人带着一条狼开始缓慢地下山。

瑾宁的伤势不算要紧,但是,走山路还是比较艰难,伤口挪动就扯痛,出血,不过才走一里路,手臂和小腿的位置已经血淋淋了。

“我背你吧。”陈靖廷拉住她的手,脸色淡淡地道。

瑾宁摇头,“这点小伤不碍事。”

陈靖廷放下晖临,拉她坐下来,“我再帮重新帮你包扎一下伤口,这样走路好走一些。”

最严重,就是小腿的剑伤。

瑾宁也不避忌,坐下来掀开裙摆拉起裤管,左小腿整个肿了起来,伤口很深,大约一截手指长,皮子外翻,还渗着血。

“伤得这么严重,你为什么不说?”陈靖廷的声音裹挟着薄怒。

“这伤算什么?”瑾宁笑了笑。

陈靖廷很少和女子相处,但是也知道女子对疼痛的忍耐程度,他见过一位小姐,不过是手指破了点儿皮,就想要死一般的大呼小叫。

她伤成这个样子,竟连吭都没吭一声。

他割下自己的衣袍,为她慢慢地包扎伤口,洁白的小腿四周,还有几道小小的伤痕,是被剑拉过擦伤,不大要紧。

瑾宁背靠着树,看着他专心致志地为自己包扎,心里很是感慨。

在她看来,他和她都是一缕孤魂。

两个本来已经死了的人,不知道被什么力量拉了回来。

匪夷所思。

她想起前生的事情,有些担忧,前生,陈靖廷死于战场,那么,这一生还会是这样吗?

或许不会了吧?至少今生很多事情都改变了,她不会再跟李良晟出征,那么他就不会因为救她而死。

她这般宽慰自己,但是,却总觉得心头笼了一层阴影,脑子里不断地想起他前生死前的一幕。

两军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是生死之战了,无路可退,只有杀出去才有生机。

战场上,到处都是鲜血淋漓的尸体,断手断脚甚至一刀被人砍下头颅的,触目可及。

李良晟被敌军围困,杀不出去,她从马背上飞身而去,提了他上马背,马儿受惊,倏然便跑,李良晟被颠了一下,双手往她的后背一推,竟把她推了下去,她陷入危险之中。

本以为必死无疑了,却见一把大刀挑开了敌军的长矛,一只大手拉起她的手臂,把她抛了出去,她惊慌回身,却看到他的胸口被一支长矛穿过,鲜血飞溅而出。

她忽然想到了一点,其实前生她也想过,但是那念头不过是转瞬即逝。

李良晟不是被马儿颠簸而不小心推到她,他是故意推她下马,引开敌军好自己逃去。

她闭上眼睛,倒吸一口凉气,恨意窜上脑子。

那样自私胆小卑鄙恶毒的男人,她竟然傻乎乎地爱了五年,还不惜为他去死。

“痛?”陈靖廷听得她抽气的声音,抬头看她问道。

却见她眸子里燃烧着熊熊烈火,那一闪而过的,是杀意?

瑾宁收敛了神色,“不,只是忽然想起一些让人很生气的事情。”

陈靖廷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眸子里却多了一分深思。

“你的伤要紧吗?”瑾宁看他的肩膀上染了血,问道。

“不碍事。”陈靖廷站起来,看了一眼肩膀上的殷红,“皮肉之伤。”

瑾宁知道他很能忍受痛楚。

前生有一次他受了箭伤,箭从腹部穿插而过,军医为他治疗拔箭的时候,因止痛药不足,战事又吃紧,因此,只能生生地拔箭,可他眉头都没皱一下,那可是带倒钩的箭啊。

一路下山,晖临世子都很听话。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海棠花未眠》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海棠花未眠》(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xiaoniubtc.com/?id=751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