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重生:邪性王妃很妖娆》小说电子书全文在线阅读

逆天重生:邪性王妃很妖娆》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逆天重生:邪性王妃很妖娆》简介:她,本是天下第一谋臣,却惨死爱人手中。逆天重生,她成为了丞相府最受宠最骄纵最无法无天的大小姐左思思! 他,是北齐国人们口中的“皇室毒瘤”,纨绔无能,残忍暴虐,视权利为粪土,视人命为草芥,嚣张任性,肆意妄为! 一纸婚约,将北齐国最大的两个‘祸害’紧紧连在一起,全天下人都为知好奇,到底谁能降住谁? “左思思,我不让你哭着求我休了你,我就不叫萧世宁!”某‘毒瘤’王爷捂腰看着一屋子的果男,咬牙切齿。 左思思唇角一勾,“王爷还没吃饱,不如再加……” “猛男多无趣,不如就王妃你吧!”萧世宁邪佞一笑,猛的

0-temp-201901-04-1546582647161.jpg

第15章 我是,楚怀风
“你叫什么名字?”楚怀风问道。

领头的蒙面男子深邃的眼珠微抬了一下,看了楚怀风一眼,而后恭敬道:“属下飞十三。”

闻言,楚怀风嘴角抽了抽……这怎么连人的名字也那么随意。  

“好了,你们下去吧。”楚怀风挥了挥手,转身欲离开。

飞十三却皱了皱眉,“小姐,您不回九王府吗?”

楚怀风回眸看了飞十三一眼,忽的灿然笑开,“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做什么要急着回去呢?”说完,楚怀风就迈着轻松的步子缓缓离开了这条小路。

而这时,似乎正有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和兵戈混合着的声音正在靠近。

飞十三挥了挥手,“撤!”

眨眼间,十八飞骑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此时,好不容易才将马拉住的辰月终于舒了一大口气,要是再让着马横冲直撞下去,明天就该是九王爷当街驾马车横冲直撞伤人的消息,遍布平阳城了。也幸好这马儿记得九王府的路,一路往九王府跑了回来。

“小姐,小姐,我家小姐可怎么办!”落秋摔下马车,急急忙忙的攥着辰月的手。

辰月耳根子一阵泛红,立马推开落秋,掀开帘幕,将萧世宁接了下来。

而此时,萧世宁早就在车厢内被颠得头晕目眩,一下马车,狂吐不止。

“王爷,没事吧?”辰月一边顺着萧世宁的背脊一边递给了他一张手帕。

萧世宁接过手帕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冷汗,一把推开辰月,看着身后追随回来的护卫,沉声道:“王妃呢?!”

辰月垂着眼睛,立刻“嗵”的一声单膝下跪,“都怪属下护主不力,请王爷责罚!”

萧世宁眸间一片冰冷,盯着辰月,一字一句道:“我再问你一次,王妃呢?”

“王妃……为了保护王爷,留在了那里,属下已经派人去查探过,那个地方只有残留的黑衣人尸体。王妃……不见了。”辰月沉着声音小心翼翼的说道,殊不知,他紧紧捏着的拳头,都不禁颤抖了起来。

“你说……不见了?”萧世宁眯了眯眼,说出的话让人心凉彻骨。

就连落秋也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萧世宁冰冷的扫了众人一眼,“给我找,如果找不回来王妃,你们也没必要留着了。去地牢吧。”

丢下一句话之后,萧世宁便阔步走进了九王府。留下辰月、落秋等人遍体生寒。

这就是九王,残酷无情的九王。

而此时,独自一人的楚怀风正换了身男儿装扮,大摇大摆的走在市井之中。

也亏的自己身上戴的衣服饰品都是上等货,所以楚怀风直接去当铺给当了,换了碎银子,重新换了身衣服。毕竟一身布衣,总是没有一身华服来的引人注目。

看着街上忽然窜过的一阵官兵和护卫,楚怀风不禁低了低头,隐没在了人群当中。恐怕任是谁都不会想到堂堂九王府的王妃,竟然是一介布衣少年吧。

走了不知道多久,楚怀风终于找到一处布匹铺子外面的门派上,篆刻着一个类似于“十”的印记。楚怀风按捺住心里的激动和狂喜,不动声色的走进了那家布庄。

正在敲算盘的掌柜一见有人进来了,连忙应喝着,“这位公子,您想看什么样的布?咱这儿有上好的蚕丝绫罗,也有西月国产出的千丝绣锦,您看您需要点儿什么?”

楚怀风弯弯的眉尾一挑,“我想要,紫竹林的竹节麻。”

那掌柜的浑身一滞,几乎是颤抖着身子正色的看向眼前的少年。

掌柜的阅人无数,虽然眼前之人穿着男装,但那柔和的五官和明艳绝色的容貌,绝非一个男子所拥有的。尤其是那一双飞扬着神采的明眸,让他仿佛看见了多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人……

“要……多少尺?”掌柜的满眼通红,颤着声音,似乎是求证似的看着楚怀风。

楚怀风眼里弥漫开深深的暖意,嘴角微扬,“你有多少尺,我要多少尺。”

掌柜的登时激动的差点儿整个人都跪在了地上,好不容易才撑住自己的身体,但眼眶里的热泪却已经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他欣喜的说道:“公子里面请,货都在内间。”

楚怀风点了点头,便迈开了步子,跟随着掌柜的走进了布庄的内间。

而进到内间之后,掌柜的便一路带她穿过了一个院子,楚怀风本以为这个院子已经到头了,没想到,掌柜的上前一步,率先推开了这个院子里的另一道不起眼的门。在这扇门之后,连接着的是另外一个别具一格的庭院。

掌柜的恭声延手,“公子请。”

楚怀风微微点了点头,从容的阔步踏了进去。一种从骨子里生出的亲切感瞬间将她浑身的血液都点燃了起来。这个院子的一草一木,每一样陈设,都仿佛是涧溪谷完全复制过来的。

掌柜拍了拍手,顿时,从院子里出现了好几个人。当他们出来以后,每一个人都将灼灼的目光放在了楚怀风的身上。

楚怀风看了每一个人一眼,他们每一个人的眼里都充满了炽热和怀疑。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兴奋。

掌柜恭敬的拱了拱手,“在下乃涧溪谷暗组三支赵前,敢问阁下是……” 

楚怀风双手负背,缓缓的转过身,眉眼中飞扬着一丝流光,一字一句道:“怀玉无罪,风不掩芒。涧溪谷,楚,怀,风。”当她一字一句的吐出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浑身散发出的一种强大的自信和神采,让在场的所有人的心神都为之一震,心血沸腾!

赵前和所有的人互相看了一眼,仿佛是不可置信,有惊讶,也有怀疑。

“不,少谷主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被凤翔狗皇帝害死在了凤翔皇宫!”其中一个长相颇为周正的男子厉声道。但那言语中是毫不掩饰的对凤翔国的痛恨。

赵前也有些犹豫,“阿锐说的不错,少谷主已经死了。更何况,鄙人在几年前,曾有幸在涧溪谷见过少谷主一面,少谷主的模样与阁下有些……出入。”赵前心里开始生起了怀疑,如果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冒充少谷主的话,他一定会亲手杀了她。

0-temp-201901-11-1547190133839.jpg

第3章 拜堂风波
“哎,毕竟九王爷是皇亲国戚的,听说他的后院好几个妃子都无缘无故消失了,还是希望作小姐自求多福吧。”

“说的倒也是……”

“九爷……”顺子忙搀着萧世宁往王府走。

“滚开!”萧世宁袖子一甩,直接将顺子给推倒在地上,怒气冲冲的朝着喜堂走了进去。

“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堂成亲——”喜婆站在边儿上高声的唱喊。

楚怀风透过余光看到正堂上都是空着的,没有一个长辈在座。

萧世宁和楚怀风并肩而站,虽然楚怀风看不到,但她依然能够感觉得到从萧世宁身上传递过来的森冷的目光,不禁眼底也更沉了几分。

“一拜天地——”

而当一拜天地刚喊出来的时候,那新郎官儿愣是没动一下。

喜婆急了,又喊了一声,那新郎官儿还是不动如山,消瘦的下巴倨傲的仰着。

“九爷,拜啊……”喜婆出声提醒。

顺子也赶忙提醒,“王爷……拜堂了……”

一时间,整个喜堂内的人都议论纷纷。

这九王爷不拜堂,这是故意让刚过门儿的新娘下不来台啊!

楚怀风眸中倏地泛起一丝冷意。

却见萧世宁干脆直接走到原本给长辈准备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长腿一屈,干脆啃起了桌子上的苹果,吩咐道:“辰月,代替本王拜堂!”

被点到名字的辰月一时愣了,刚正俊逸的脸宛如一幅噎着了的表情。

“这……王爷……”

不仅辰月愣着了,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啥?替人拜堂成亲?九王爷竟然让自己的护卫替自己成亲?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虽然萧九爷的恶名他们常年耳濡目染,但是没想到竟然无法无天到了这种地步!

萧世宁见辰月似乎不愿意,阴冷的眉目一拧,“老子叫你拜你就拜!废什么话!”

辰月顿时有苦说不出,他不过区区一名护卫,竟然代替王爷与名门正娶的王妃拜堂……可王爷的话他又不得不听。

正准备应声。

“王爷想找人替拜成亲?”忽然,大堂里响起了一阵婉转又清冷的女人声音。

所有人这才将目光移到了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新娘身上。

吊儿郎当坐在椅子上的萧世宁也不禁冷冷的盯在了她的身上。

楚怀风缓缓的将新娘盖头揭开,却也只揭了一半,冷眼笑意盈盈的看着那个没个正行,穿着大红喜服的男人。

“原来夫君有隐疾?据我所知,但凡是让人代替拜堂成亲的男子,要么,是身体不便,要么,就是有什么隐疾。倒是不知道夫君得的是哪一样?”楚怀风冷声问道。

萧世宁看着楚怀风那张艳丽的脸,眼中闪过一丝明显的厌恶,怒道:“老子有个屁的隐疾!”旋即冷笑道:“左思思,想嫁给本王,也要看你自己配不配!”

楚怀风心中冷笑,想她活了两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泼皮的男人。

她长腿一伸,直接将那椅子给踹了,而萧世宁重心不稳一个趔趄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喜堂上的所有人都一时失语了,这种新郎新娘成亲的方式,他们还是头一回见,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萧世宁怒极,可他刚一起来,楚怀风动作比他更快,趁着他还未回力,用了点巧劲将他一双手直接擒在了身后。

被擒住的萧世宁一时间动弹不得,要是在他面前,他肯定能一把甩开,可现在他双手都被禁锢在了身后,根本没有办法反抗,只得怒吼,“左思思!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放开本王!”

楚怀风却丝毫不为所动,几个动作,便用红绸将萧世宁的双手给紧紧的捆缚住,又在他的身子上绕了几圈。

眨眼的功夫,萧世宁便被他拴在了手中。

萧世宁想要挣开,却才发现他的双手,双腿,整个都被绑了起来。而那解开的这捆缚的源头,正被那个女人握在手里。

“辰月!给我解开!”萧世宁怒道。

辰月正要上前,立刻接到了未来王妃的一记冷眼,那强势的威压顿时让辰月心神一凛,犹豫不决。

见辰月踌躇不前,萧世宁阴戾的眸子冷冷的眯了起来,看着那个一脸淡漠的女人,“左思思,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休了你!左……唔……唔……”

萧世宁的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一坨红色的绸缎给堵住了,那喉咙里的话全都被吞咽了回去。

见萧世宁就跟一只被反过来的大闸蟹似的,想张牙舞爪却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楚怀风嘴角忍俊不禁的勾起一丝浅笑。

轻轻的将盖头放了下来,淡淡出声:“还不拜堂?”

那喜婆这才跟如梦初醒似的,“哦……哦……好……”

楚怀风手里紧紧攥着那根红绸,她能感觉到另外一边的挣扎和动静,但因为被她牵着,那被捆缚住的身子也跟着她的动作而动作。

萧世宁狠厉的盯着身边的女人,可恨他的手已经被捆缚住了,否则他非把这个女人撕碎了不可!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萧世宁又不动了,任那红绸怎么拉都不动。

萧世宁冷睨着身边的女人,老子就不动,你能耐我何?

楚怀风眉心微敛,手心用力一拉,却不想萧世宁整个身子朝着她直直的扑了过来。

男人的体重和女人的体重有着本质的悬殊,楚怀风只觉得身上一重,整个人都重心不稳的往地上倒了下去。

萧世宁也没想到他会直接扑上那个女人的身子,软软的……还带着一点诱人的香气。然后更多的,是一种报复的快感。

好像刚才受的憋屈他一下全都还了过来!冷笑着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女人,眼里满是得意。

喜婆此时已经看不下去了,连忙道:

“送入洞房——快快!”

“礼成——”

经过一阵喧闹,俩人的下人丫鬟们赶紧上前,将俩人分开,萧世宁也终于从那红绸中解脱了出来。冲着新娘子冷哼了一声,便拂袖离去了。

而楚怀风也终于被丫鬟牵引进了新房

0-temp-201901-21-1548060000370.jpg

第4章 皇室毒瘤
楚怀风在床上坐了下来,旋即对那丫鬟挥了挥手,“你出去吧。”

那丫鬟微垂着的眼眸悄然抬了一下,看了楚怀风一眼,“是,王妃娘娘。”似乎想起了什么,丫鬟走到旁边的桌子前,“娘娘,桌子上放了些点心和零嘴儿,要是饿了您就吃上两口。”

“我知道了。”

说完,那丫鬟就毕恭毕敬的带上房门出去了。

等听到屋外离去的脚步声,楚怀风才将自己的盖头掀了下来,她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梳妆台的面前,看着铜镜当中的那张脸。

铜镜中的女子,小巧的五官很是精致,明眸润唇,眉眼之中自带着一股凌厉和娇俏。

虽然从前楚怀风的那张脸也算得上是美人之姿了,但却还是不如这张脸这般楚楚动人。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天生的媚眼。

楚怀风仔细端详着这张脸,不禁伸手摸了摸,眸光沉冷,“这是我……是现在的我。”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在北齐,根据她方才在礼堂众人的议论中得到的信息,她的身份,就是北齐权倾朝野的左丞相老来得女的唯一骨肉,被惯养的极为刁蛮泼辣的左思思。

而她所嫁的人,则是当今皇帝九子,萧世宁,被称为北齐“皇室毒瘤”,空有一副妖孽长相,却文不成武不就,性情暴虐残忍。

北齐国是楚怀风不是很了解的一个国家,并非是她研究的不深,而是这个国家的密探很难安插进去,他们的防卫就像是铁桶一样严密。

当年涧溪谷曾经派出数十名暗探调查北齐皇室,但都铩羽而归。得到的情报也都是一些不重要的东西。再加上北齐距离凤翔很远,在当中还隔着几个小国,所以到后来楚怀风也就放弃了对北齐的调查。

但是这个北齐国的九王爷和这个丞相的女儿她倒是在一次从北齐回来的密探的口里听说过。

至于两人之间的联姻,很明显应该是皇帝的赐婚。这种政治联姻并不少见,无非是某一方向牵制另一方。

那么,左思思的死,也应该不是自杀,很有可能是有人却并不想这桩联姻成功,所以才将左思思毒杀在了花轿内。

看来,这北齐也是一趟浑水。

楚怀风翻来覆去的看着自己重生后的这双纤若无骨的手,“可是,只有把这趟浑水趟过去,我才能亲手,杀了他们啊……”

楚怀风将自己的头饰取下,走到到了桌子边上坐了下来,斟了杯茶,桌子上的甜点看都没看一眼。

当茶杯快要碰到嘴唇的时候,楚怀风微微顿了顿,旋即一饮而尽。不消片刻,楚怀风整个人似乎都开始晕眩了起来,随即脑袋重重的晕倒在了桌子上。

“事情办好了吗?”萧世宁翘着二郎腿放在桌案上,一手把玩着什么稀奇玩意儿一边淡淡的问道。

辰月恭敬的说道:“回王爷,办好了。再过一个时辰,柴房那边应该就妥当了。”

萧世宁墨黑的瞳孔泛起一丝冷意,“哼,那日父皇赐婚的时候,那女人竟然敢对本王出言不逊,本王今天就让她尝尝身败名裂是什么下场。”

萧世宁和左思思虽然说是北齐国皇城出了名的两个混人,但是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却寥寥无几,所以也没有什么交集。

而在皇帝赐婚她与九皇子之后,左思思在家中大闹了一顿,甚至当着萧世宁的面骂他是个有爹生没娘教的废物,还拖着她老爹闹了好几天。

但是终究圣旨就是圣旨,饶是丞相大人权势滔天也不能违抗。

最终,左思思还是被逼上了花轿,嫁给了萧世宁。

辰月很清楚,得罪了他的主子是什么下场,对于左思思的遭遇没有同情也没有厌恶。 

“现在是什么时辰?”萧世宁看了眼窗外,一双桃花眼微微的挑了挑。

“回王爷,现在是亥时。”

萧世宁拍了拍手站了起来,“我该进新房了,记得,一个时辰之后,叫我一声。”

“是,王爷。”

说完,萧世宁就步伐轻快的往外面走了出去。

看着萧世宁愉悦的背影,辰月不禁摇了摇头,主子每次做完一件坏事之后,好像总是莫名的开心。

九王府因着今日娶亲,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灯火通明。

萧世宁踏着轻快的步子走回了自己的新房,可刚一推开门走了进去,萧世宁只觉得自己后颈一痛,两眼一抹黑,就再也没有了意识。

一个时辰后。

从九王爷新王妃的新房里忽然传出来了一阵声响,紧接着,发出了一声女人的惊呼。

听到婚房内传来的异样声音,外面巡逻的丫鬟和下人不禁都停驻在了新房门口。

“王爷,王妃?” 左思思带来的陪嫁丫鬟落秋率先走到了门口,“小姐,是出什么事了吗?”

落秋是左思思从丞相府陪嫁过来的丫鬟,但是因为刚进王府就去忙着打理嫁妆的事了,所以也没来得及跟自家小姐说得上话。

只是落秋不知道,因为她临时的离开,差点导致她的小姐被人下药贞洁不保。

“吱呀……”随着门打开的声音,一道玲珑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出来的女子穿着一身常服,轻飘飘的纱裙将她的体态衬得越发的纤柔,只见她粉润的嘴角牵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一双如水的眸子看着众人,眉间自有一股清冷高贵。

落秋愣了一下,这还是她的小姐吗?怎么今儿个晚上有点不一样了呢?

楚怀风漂亮的眸子黯了黯,“我在房间等王爷等了一个晚上,结果不小心睡着了打翻了桌子上的杯子……对了,你们知道王爷去哪儿了吗?”

原本看楚怀风愣神的人这才低下了头,丫鬟和下人们纷纷摇头,“奴才(奴婢)不知。”

这个时候闻声而来的辰月看见楚怀风完好无损站在新房门口,心里有些惊诧,突然涌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走!”辰月带着身后的护卫转身就朝着柴房的门口快步走了过走。

“我们也跟去吧,好像王爷在那边。”清润雅淡的声音响起,不禁引着所有人的注意力看向了柴房的那边。

王妃的话,大家不敢不听,自然而然的也跟着王妃往那个方向跟了过去。

“是,小姐。” 身为左思思的贴身丫鬟,落秋立刻上前一步搀着楚怀风,恭敬的跟身边。

小姐?楚怀风心下了然,应该是原主的陪嫁丫鬟,也就是丞相家的人。看来之后要了解跟原主相关的事,还得从这个丫鬟入手。

昏暗的柴房突然被破门而入。

辰月一推开门,脸色陡变,“王爷!”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逆天重生:邪性王妃很妖娆》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逆天重生:邪性王妃很妖娆》(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xiaoniubtc.com/?id=751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